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Amazon Remember

自从有了iPhone,就在上面装了不少iPhone Apps。其中Amazon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可以在iPhone上方便地搜索Amazon的网站。我已经用它在Amazon上买了两本书了。 前两天忽然发现它多了个feature,叫“Amazon Remember”。说是你用自己的iPhone给随便什么东西照个照片,然后Amazon能够根据照片找到相应的产品。我心想这肯定又是不着边际的计算机图像识别,以前这样的笑话多了去了。就随手给手边的电子表照了张照片,发了过去。因为是晚上,手机照片模模糊糊,我心想,Amazon如果能找到这个东西就怪了。 第二天一早,刚到办公室,发现Amazon已经发了个短信过来,说是昨晚我照片上的产品找到了。我好奇地打开一看,不仅吃了一惊,--虽然不是完全一样的产品,但已经相当接近了(见下图)--说实话,那个电子表已经用了好几年了,我自己恐怕在Amazon上都照不到了。我来了兴趣,立刻又给窗台上的纸巾筒照了一张,又给自己的键盘照了一张--我特意只照了键盘的局部,给Amazon增加些难度;然后我还不过瘾,干脆又恶作剧地给自己的手指照了一张,心想,看你能给我的手指找出什么匹配的产品来。 十五分钟过去,短信又发过来了。打开一看,我都有些目瞪口呆了:那个纸巾筒和键盘,Amazon找到了一模一样的产品,至于我的手指,Amazon找到的是--邦迪创可贴!这简直有些神了。好在我也是干这一行的,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夜之间Amazon的图像识别技术就有了如此的飞跃,何况还有那个“创可贴”,那可不是仅仅图像识别就能解决的。 连忙上网搜了一下,果然,Amazon不是完全用计算机来做这些事的;相反,它是把这些任务用计算机进行简单的分类,然后发到网上,最终由人来完成的--所以才有那么有创意的“创可贴”产品!这才想起,这种技术叫“Amazon Mechanic Turks”,以前公司的Tech Talk上两个同事还专门讲过--他们讲的是他们在学校时,利用这种技术让别人挑出自己最好的照片。这种技术的主要思想是,对于一些对于计算机非常复杂,但对于人却非常简单的任务(所谓“感性”的任务),先用计算机把一个大的任务细分成很多很简单的小任务,然后贴在网上让人来解决(解决问题的人可以得到一点点报酬,一般一分到一毛不等);然后再用计算机把人的解决结果装配起来,成为最终答案。如果把这个系统比成一个广义的计算机的话,那么其中的人们就象是一个个处理器。 我不能不佩服这个解决方案。在所有人都想着如何让计算机更快更强时,这个技术却独辟蹊径,是真正的“think outside the box”。 后来又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个故事,说多年以前,中国做物理基础理论研究时,没有计算机,于是一位科学家就想出一个天才的办法,让众多的技术员每人只负责做简单的加减运算,就象是一个个计算机里的“逻辑门”;然后把大家组织起来,设计好流程,就成了一个“human computer”,大大提高了计算效率。现在想起来,Amazon Mechanic Turks不就和这是一样的思路吗?     P.S. 我拍的照片和Amazon找到的产品 我的照片 找到的产品

Read Full Post »

The Last Day In Office

今天是我在这个公司的最后一天。 中午一大群同事一起出去吃饭--想想有趣,八个月前,我们第一次有Engineer辞职时,还是我极力主张要给他一个farewell lunch;当时老板还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没想到这么快我就成了beneficiary了。 BridgePoint的BJ生意还是那么好。同事们都夸我的餐馆比上个星期辞职的那个同事选得好。我却想起一年半前刚来这个公司时和R、A一起来吃饭的情况。那时我们都还乐观得很,觉得有很多东西我们都可以改变。而如今,他们两个早就毫不客气地先辞职了。 下午又给了个Tech Talk,就已经四点多了。收拾好东西,发了个farewell email,准备结束我十七个月的Startup的生活。CEO过来,开玩笑地说“no,you can’t leave yet. It’s not even 6!”大家纷纷起身道别;老板也过来了,脸上有些尴尬地样子--毕竟,八个月内,六个第一批hire的engineer全部辞职,对他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握手,拥抱,“keep in touch”,“good luck”,终于,我推门出来,结束了我在美国的第五份工作。 说不清什么感觉,遗憾?伤感?轻松?或许都有一点。上了车,心想,无论如何,都已经过去了;tomorrow will be a new day, a different day, and a better day。

Read Full Post »

我的镜头们

上次写了我们的相机们,这次自然就轮到镜头们了。 没有单反是谈不上镜头的。所以在D70之前,我是没有什么镜头可言的。后来买了D70,刚开始也不明白为什么用单反的人都要一大包的镜头。我总想,买个最好的镜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后来,一对朋友结婚,让我过去照几张像,回来发现没几张满意的。于是忽然明白,不同的镜头有不同的用处,“一镜走天下”,什么情况都可以用的镜头肯定什么都作不太好。这点和作人倒是很象。于是我也开始倒腾镜头了。 Nikon 18-70mm f3.5/4.5 这是我的第一个镜头,也是当年买D70时随机带来的镜头。买了D70后的第一年里,我就一直用这个镜头,照了不少照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一款相当不错的镜头:成像出色,手感也好。作为一个套头,比后来Nikon用来搭配D80的18-55mm要高出一截。因为做工好,所以镜头也皮实。记得一次我搬桌子时不小心把相机碰到了地上,镜头着地。我当时心想,这个镜头一定完了。没想到捡起来一看,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后来小猪买了D60x,就把套头18-55mm卖了,用这个镜头,到现在还用得很好。 评测连接: http://www.kenrockwell.com/nikon/1870.htm http://www.bythom.com/1870lens.htm Nikon 18-200mm f/3.5-5.6 G ED-IF AF-S VR DX Zoom 刚开始用单反,自己也搞不清楚什么镜头好,什么镜头是自己需要的。因为刚用过小数码,所以还想要一个长变焦。 买了单反差不多一年之后,Nikon出了这款大变焦,18-200mm,在我的DSLR上就成了27-300mm,非常诱人。各处的评价也非常好,一时间洛阳纸贵,根本没有地方可以买到。我是在网上订购,等了差不多三个月后才收到的。作为一个如此大范围的一个长变焦头,这确实是一款相当不错的产品,尤其是旅游时非常方便。网友把镜头通常分为“牛头”和“狗头”两类,分别指专业镜头和质量较差的镜头;但这款头却得到了个“驴头”的绰号。一方面它的质量虽然不是专业素质,却比普通“狗头”好得多,另一方面因为旅游时带它实在是太方便了。当年自从我收到这款镜头之后,基本就没从机身上摘下来过;而第一个镜头,因为焦段完全重叠,就几乎不用了。 评测连接: http://www.dpreview.com/lensreviews/nikon_18-200_3p5-5p6_vr_afs_n15/ http://www.kenrockwell.com/nikon/18200.htm Nikon 85mm F1.8D 我的大变焦一直用得很开心,直到一年后的一天,两个朋友结婚,想让我去拍一些照片(实在是惭愧,我的技术,设备,居然有人邀我帮忙照结婚照)。结果照片照了一大堆,回来一看,没几张满意的。毕竟这是个正经的“旅游头”,照人像根本不是那回事儿。其中比较满意的一张是光圈全开,背景有些模糊,有点portrait的味道。当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大光圈对于人像摄影的重要性--其实道理早就知道,但是,实践出真知啊。于是我决定买一个大光圈的定焦头。看了很多评测,最终挑了这一款,85mm F1.8。镜头收到,装上拍了几张照片,wow,成像质量和以前的变焦头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前景锐利,背景柔和,出色极了。于是它立刻成了我最喜欢的一个镜头,出门必带,只要有可能,就会换上这个头。后来家里人一些最好的人像照,基本都是用这个头照的。 评测连接: http://www.kenrockwell.com/nikon/85AF.htm Nikon 24mm F2.8D 买上一个镜头时,因为是第一个定焦头,对焦段实在是没什么概念。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很快发现,虽然镜头很好,但85mm,在我的D70上就变成了127mm,的焦距实在是有点太长了。有时为了给别人照张像,我只好一直退到很远的地方;如果正好又在人多的地方,就更麻烦了--人们根本意识不到你在照相,毫无顾忌地从你面前走来走去。至于在屋里,几乎没法用,因为一般屋子都不够大。于是我一直想买一个更广角的定焦头作为补充。这时对焦段,镜头已经有了些感觉,所以就没打算一步到位,而是先买个二手头试试。挑来挑去,2008年一月,在craigslist上看中了这个24mm头。镜头品质还不错,虽然看的出是用过的,但镜头很干净,还带了个filter,于是就成交了。之后回国,到上海,用这个头颇照了一些照片。但回来一看,有些失望--不知是这个二手头不好还是这个系列的镜头本来就不够好,出来的照片远没有我想象得出色,有点“浑”。于是半年后就又卖掉了。 评价连接:找不到专业评测,就看Amazon的吧: http://www.amazon.com/Nikon-24mm-Nikkor-Digital-Cameras/dp/B00005LE6Z Tokina 11-16mm F2.8 AT-X 卖掉了24mm之后,我还继续我的广角定焦的搜寻。其实颇有一些符合我要求的Nikon镜头,比如Nikon 12-24mm F2.8,17-35mm F2.8,都是很好的镜头,但唯一缺点是,那些都是正儿八经的“牛头”,自然也贵得很。直到去年八月,在网上看到了图丽新出的这款特广角变焦头。各处评价都相当好。但当时在美国还没有货,正好小猪在上海,就让她买了一个带回来。回来一试,果然广得很。最先的感觉是用它照风景简直好极了:蓝天,白云,草地,树林,尽收其中,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然后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一个照人像的镜头:象所有的超广角一样,边角处畸变很严重。如果你不小心把一个人放在了边上,那苗条淑女就肯定会胖上一大圈。另外,在室内暗光下,成像似乎也不那么sharp。 而且,我得承认,我还不太会用这么广的超广角,照照片时经常觉得画面太空,没有重点。看来还得继续学习才行。 评测连接: http://www.kenrockwell.com/tokina/11-16mm.htm Nikon 35mm F2D 于是我的广角变焦头的搜索还在继续。最终,去年底看中了这个35mm的头。其实,35mm在D70/D90上就变成了52mm,已经不是广角了。但我觉得,50mm正好是以前标头的焦距,应该可以了。收到后,果然,成像出色,对焦准确,完全符合我的要求。而且这个头非常小--大概只有85mm那个的一半大,也非常轻,带起来少了很多累赘。年底去Las Vegas玩,用它颇照了一些好照片。而且,因为焦距长短适当,除了人像,还可以用它照一些风景,方便极了。 评测连接: http://www.kenrockwell.com/nikon/35af.htm 至此,我的镜头们算是比较符合我的要求了--而且还有重复:比如第一个18-70mm,我几乎不用了。而有了35mm定焦之后,85mm的用得也少多了。我曾一度想把那个85mm卖掉,但一直舍不得,那实在是个很不错的头。而且有趣的是,自从用了定焦头之后,尤其是有了35mm之后,我已经很少用我的变焦头们了。呵呵,成像质量实在不是一个档次的说。

Read Full Post »

Inauguration Day

早上起来正好八点半,就打开电视看Obama的Inauguration。 电视里,国会山下,一直到远远的宾夕法尼亚大道,都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据新闻说有两百万人专程来看这个就职典礼,有的人已经在零下的寒风里守了十几个小时。我有些感动,两百万,也就是说这个国家里每150人就有一个在这里,而且大多数都是自愿的;可也有些困惑,尤其是看到那些激动得痛哭流涕,不能自已的人,总觉得有些奇怪。或许,从咱们国家来的人,早就没有政治热情了,象这样在某某城楼下向领袖欢呼,见到梦寐以求的领袖就痛哭流涕,带领袖像章,… 这些事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如果我是美国人的话,我可能愿意向克林顿欢呼,因为他的八年证明了他的政绩;如果八年或四年后Obama解决了现在的经济危机,或有什么出色政绩的话,我也许也愿意欢呼。可今天,向一个陌生人,我宁可保持skeptical。 P.S. 看完就职典礼,忽然想起八年前布什的就职典礼。那时刚把小猪一家送到加州,然后自己飞会Georgia。快开学了,就自己先开车去认路。路过一个过街桥时忽然发现有人在上面抗议,全是反对布什的标语,才忽然想起来那天是Inauguration Day。呵呵,八年弹指一挥间。

Read Full Post »

经济危机

早上起床看新闻,就看到CircuitCity破产拍卖的事。几个月前就听说他们要破产了--不过那次是Chapter 11,破产保护,而这次是Chapter 7,破产拍卖。看来真的是混不下去了。 CircuitCity也是我常去的电器店之一,价钱一般,服务也一般,有时过节时会有好deal--家里有个大LCD电视就是前年Thanksgiving在那儿买的。现在既然有破产清仓大甩卖,就决定去那儿看看,也许会有什么好deal呢。 车还没到CircuitCity,就看见路边一个人举着个大牌子,写着“CircuitCity GOING OUT OF BUSINESS, 30% OFF, TOTAL LIQUIDATION”,阳光下显得很刺眼。趁着等红灯的时间,我顺手用手机照下了这张照片。 一进店子,只见人头攒动,很多人手上报满了大大小小的盒子;而到处的货架上都贴着红色的减价标签,上面的货物七零八落,如同被洗劫过一般,全然没有了平时整齐有序的感觉。飞快地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买的,就转身出门。 忽然觉得有些悲哀,一个60年的老店就这么忽然没了。又想起前些时候Business Week上关于服装连锁店Mervyns垮掉的长篇报道,不禁感叹社会,经济的残酷。 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了,路边正好有我喜欢的快餐店In-and-Out,就推门进去。里面也是密密麻麻挤满了人。付过款,我忽然发现旁边有一摞工作申请的表格,想想刚才CircuitCity破产的情景,不禁有些好笑;就问收款的女孩说“你们在招人吗?”她连忙说“对呀,好几个position呢!” 又问“你要申请吗?”我连忙说“不要”,然后拿了自己的Burger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满屋的人,我忍不住跟邻座的一个中年人感叹道“现在经济不好,倒 成全了这些快餐店了”他也点头称是。又问我,你知道吗?那个很大的日用品连锁店RiteAid要倒闭了。我惊讶地说,不知道;又反问他,“你知道 CircuitCity倒闭了吗?”他也很惊讶,说“是吗?!”呵呵,这年头,倒闭的事都多得数不清了--电视上报道说,现在美国车行是在以每天两个的速度消失。 记得两年多前,第一次在“时代”杂志上看到“subprime(次贷)”这个词时,压根就没想到这会和我有什么关系。而如今,它就在每一条街道上,就在我身边的人群里。 从In-and-Out出来,外面阳光灿烂。可我却第一次感到,经济危机,就正发生在身边。

Read Full Post »

92 Bridge

下午没事,就一个人去Foster City的92桥下散步,拍了几张照片,就偷个懒,发个照片贴吧。 想当年这个地方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尤其是两个人都没工作那阵子,经常一起来roler blade或骑自行车。记得有一次我摔了一跤,把T shirt都摔了个窟窿。呵呵。废话少说,贴照片。

Read Full Post »

Online Poker

自从几年前学会了打Texas Hold’em,我们就一直很喜欢这个活动。通常是找上一大群朋友,在周末的下午或晚上,过一把瘾。有点国内打麻将的意思,:-)。后来朋友们越来越忙,有的又有小孩了,所以打的就少了。 上个月又找了一帮朋友玩Poker,其间MW说起他在网上打,有一个月居然赢了6000美元。我们一面感叹他牌技/运高超,一面心里一动,是啊,网上Poker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什么时候想打都可以,确实很方便。于是就决定试试。 先到fulltiltpoker上开了个账号,等到加钱的时候才发现没那么简单。Online Poker在美国算是赌博,所以不合法;所以这些poker site都是开在某个地中海国家的;虽然他们都声称接受各种信用卡,但很多美国的信用卡公司都拒绝支付。我们两个的信用卡全都不能用。上网一搜,发现有种Visa Gift Card可以用,而且在local safeway就有卖的。但跑到safeway才发现这种Gift Card已经不再出售了。这样折腾了几次,终于发现Safeway的另一种Gift Card很类似,买回来一试,终于可以了。就这样,在2009年的新年第一天,我们的online poker账号终于开通了:启动资金100元。 因为是假期,又很新鲜,所以一开始我们打得都不少。可怜老妈老姨原来的游戏机就这样被我们霸占了,两个人只好到楼下用那个小Laptop。起初打的都是cash game,我们都很谨慎,输输赢赢,大体上持平。记得最多的一次我两块钱赢了十几块,算是最大的成绩了。但cash game打多了,就没那么有趣了;毕竟才三五块钱的进出,大多数人都打的很loose。于是一天我决定试试他们的tournament。 那里有很多两块钱的tournament,一两百人到数百人不等。一个tournament打下来,我就发现,这比cash game有意思多了。没有人胡来,所有人都在认认真真地打--因为虽然buyin只有两块,但奖金相对高得多(一般前10%的人会有奖金,第一名的奖金100到数百不等);而且如果你打的好,两块钱可以玩上很久,是打发时间的好办法。当然更贵的tournament也有,有的第一名奖金高达十几万元,不过buyin自然也高得多,一般在100块上下,--不过我们都知道那还不是我们能玩好的,所以就规规矩矩地打我们两块钱的tourament,:-)。 打tournament挣钱就不那么容易了。几天下来,我们账号里的balance直线下降。但我们也渐渐摸出了些门道,排名从开始的后半段慢慢开始上升。打poker运气也是不可少的。记得有一天我输了三手pocket pair of As,郁闷得不行。小猪进步比我快,运气似乎也好些,终于有一天,经过几个小时的鏖战,拿了个第三,45块的奖金--这是我们打online poker以来赢得最多的一次了,我们都很兴奋。之后我们渐渐越打越好,虽然不一定拿得到大奖,但时不时就能进前30名,有时还能赢些小钱。 昨天晚上,就我一个人在家。闲着没事,就又去打poker。前两个tournament很快就都输了,第三个还不错,几次all in都赢了,成了整个tournament的chip lead。后来小猪在上海也起床了,听说我在打poker,就跑到网上去看;两个人可以一边看牌,一边chat,还挺有意思。渐渐的人越来越少,我终于进了final table(前九名)。我很兴奋,还多少有点紧张,毕竟我还是第一次打得这么高。几个人你来我往,都很小心。我一直保持着优势。player一个个被淘汰,终于,成了我和另外一个人的heads up。就象电视上所有的poker tournament一样,两个人都在寻找着all in的机会。最后的一手,我拿了AQ,他拿了A7,要all in,我call了。结果五张牌出尽,我们两个都是什么的都没成,结果我就以一个Q high kicker赢了整个tournament(当然也赢了100块的奖金,:-) )。那时小猪已经出去逛街了,我连忙打电话告诉她,两个人都兴奋不已。 网上还有一个网站,是根据poker player在各个网站上打过的tournament,来给你排名。我们一个多星期前刚开始打时排名最后,后来小猪赢了一些tournament之后我们逐渐到了50%,也就是说,按照他们的统计,我们比网上50%的人打得好;在我得了这个第一之后,我们得排名到了88%,呵呵。还是满有意思的。 所以,如果你喜欢打poker,又找不到人的话,online poker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