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又飞了

昨天闲着没事,就打电话叫一个以前的同事吃午饭。 到餐馆坐下,寒暄了没两句,他看了看表,忽然问我“下午还有别的安排吗?”我有些疑惑地说“没什么”。他说那咱们去San Luis Obispo吃午饭怎么样?我知道这家伙在旁边的机场上有架飞机,可现在飞过去,也有点太crazy了吧。San Luis Obispo我们几年前去过,在南加州,开车要四个小时呢。看我有点疑惑的样子,他又接着说,飞机单程也就一个半小时。我兴奋了,说那就走吧。两个人立刻起身走了,留下身后满脸不解的服务小姐。 这是我第三次坐他的飞机了。第一次是他刚拿到驾照不久,我们四个同事坐飞机去Halfmoon Bay吃午饭;第二次是三年多前我们两对couple去Monterey吃饭。呵呵,每次都和吃有关。 飞机很快起飞了,把高高的Oracle大楼,繁忙的湾区丢在了身后。这次飞行基本都是沿着101一路向南,路上经过的都是大片的农田。从高空看,整齐的农田就象一块块彩色的玻璃,就连没有开垦的土黄色也显得格外鲜艳。可惜我没有准备,也没有带相机,就贴两张几年前去Monterey是的照片吧: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飞机在7000英尺高空平稳地飞行。果然,才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我们就降落在San Luis Obispo北面不远的Paso Robles机场。飞机刚停稳,就看见不远处两架军用的武装黑鹰直升机呼啸着降落在停机坪上。以前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看过携带武器的直升机,看起来确实很凶悍的样子。几个身着迷彩的军人从上面跳下来,一问才知道也是训练间隙来吃饭的。 这是个小机场,餐厅的生意也很冷清,不过饭菜的味道倒还不错。我们边吃边聊,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起身返航。回来时顺风,才四十分钟就已经看到的湾区了。这是我第一次坐在驾驶仓里。从高处看到房屋林立,道路纵横的湾区,分辨着自己熟悉的地方,还颇有些兴奋。 飞机在San Carlos机场降落,看看表,才五点整。来回连吃饭一共才四个半小时。 下面的地图就是我们降落的机场。那个人字形的是两个跑道,我们就降落在那一撇上。

Read Full Post »

我的一天(续)

今天再写篇续吧,报告些结果。 早上给dealer的General Manager打了电话,他说调查一下,明天告诉我结果。说实话,我真没指望能把那几张卡要回来,反正也就百十块钱。不过要个说法罢了。 修地板的也来了。忙了一上午,地板砖全铺好了。我以前从来没发现铺了地板砖的地板这么漂亮,呵呵,大概是因为有自己劳动成果在里面的缘故吧。下一步就该约他们修木地板了。 不过下午开车出去,发现GPS又发疯了。看来我当初的判断是对的,GPS本身没问题,一定是什么地方的接触出了毛病。唉,周末还得找地方修--但再也不会是这个dealer了!

Read Full Post »

我的一天

呵呵,记得这是小时候写作文常用的题目,没想到又用上了。 早上一起来,就去dealer那儿修车。大概一个月前开始,这车的GPS就忽然时好时坏起来。好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发起疯来能把你引到大海里去。前天约好了今天去换个新的GPS。车开到dealer那儿,办完手续,居然不给我租车。我说我约的时候你们告诉我是有free的车可租的,现在怎么就没了?!我一个人来,现在让我怎么上班啊!那人于是问说我谁给我订的appointment,我说某某;那人说,啊,他啊,已经走人了。我心想不会因为给了我free的rental car就被fire了吧。无论如何,我约的时候他还是你们的人啊。就这样你来我往地费了半天口舌,终于给了我一辆车。拿到钥匙一看,居然还是一辆新款的Prius,不禁大喜。这车开起来和我的Prius没什么区别,不过全真皮座椅手感还是不错的。 到了公司一个上午无话,老老实实地工作了几个小时--下午五点我还有个presentation要作。吃过午饭,想起家里翻修的木地板还没买--给我们修地板的人说我们这地板没处买,打算用别的来代替了。我不甘心,就又打了几个电话。找来找去到处都说这个型号的地板太早了,早已不再生产了。只有一个人给了我一点有用的信息,说湾区最大的一个地板批发商,可以问问他们。如果再找不到,就可以死心了。在网上查到了地址,一看不太远。看看表才3:30,心想干脆去一趟。悄悄跑出办公室,不到半小时,就到了。 这个批发商的办公室紧挨着三藩机场,大概是为了货物进出方便吧。走到前台,说了型号,那人在计算机里查了半天,说系统显示就只有一盒了。我大喜,连忙说一盒我就够了。他接着又说,系统没有显示这一盒在哪儿,八成是当初作样品用的,可能早就拆散,不见了。看我失望的样子,他又说,干脆我带你去仓库找找吧。 这是个巨大的仓库,一排排高高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木地板。我们一边走一边看,可要在这成千上万盒木地板中找出我要的那一盒,无异于大海捞针。我正渐渐感觉没有希望的时候,迎面来了两个工人,都矮矮壮壮的。带我的人忙拦住他们,问他们知不知道这种地板在哪里。那两人看了一眼,就说“follow me”。看他们信心十足的样子,我心里不禁又升起了希望。我们来到一片货架前停下,两个人象猴子一样几下就爬到了货架的顶上,开始一盒一盒地翻找。没过一会儿,一个人就高兴地拍着一盒地板说,就是它了!我真是喜不自禁,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付了款,回到公司,一看表,才4:45。正好赶上我的presentation。 晚上下班到家,吃过饭,把木地板在车库放好,又兴高采烈地去dealer那儿取我的车。心想明天有人要来给厕所装地板砖,我还得趁商店没关门去买些材料。坐进车里,一边发动了车,一边到旁边的小抽屉里去拿Gift Card--我正好剩了一张Lowes的Gift Card,心想这下正好可以用了。没想到打开抽屉一看,Gift Card不见了!而且另外两张其它商店的Gift Card也不见了!我仔细想了一遍,确认自己早上没拿走。那么,一定是修车时被人偷了。我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其实那几张卡倒没有多少钱,但居然明目张胆就拿车里的东西!我下了车,找到值班经理,说明情况;他说太晚了,人都走光了,然后给了我一个General Manager的电话,叫我第二天再打。我想想买材料更重要,否则明天就开不了工了,就没多纠缠,拿了电话就走了。 来到Lowes,就直奔卖地板砖的地方。前些天我和小猪就已经看好了,有一种几乎和家里现有的一模一样,我们还专门买了一块回家作样品。可我来到货架前,反复转了好几圈,就是找不到。问服务人员,也说不清楚--因为我也不记得哪个型号了。好在家离得近,我看时间还来得及,干脆又回家拿了那块样品回来。可到了门口又不让我进门,说那块地板砖上没标记,一旦带进去就搞不清楚是不是付过钱的了。我只好又把样品放回车里,心里默念着12位数字的商品号,冲进店里--再慢点商品号就忘了!又抓住刚才那个服务员,拉他到计算机前,一口气把商品号背出来。那哥们儿惊讶地张大了嘴,连连说“your memory is incredible!”我心想你们要是让我把样品带进来,我就用不着在这儿show off我的记忆力了。果然,那种地板砖还有,只是被换到了一个角落里,说是已经不再生产了。我心想我怎么总找这些discontinue的货呢?!我过去拿了两包,又买了些别的材料,出门时正好商店关门。 回到家,卸了货,一边坐在沙发上看奥运会,一边心想,“这可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呵呵。

Read Full Post »

Google Campus

呵呵,没想到是我写这篇blog,而不是小猪。 最近我们和DoubleClick合作一个项目,今天到DoubleClick所在地--Google的三藩office培训。一大早乘火车来到三藩,又匆匆忙忙转公共汽车来到楼下。象所有三藩downtown的building一样,楼很高。等我赶到教室,培训刚刚开始。 中间休息时出去看了一下,和Google在Mountain View的main campus一样,花花绿绿的cube,和随处可见的沙发。Kitchen不大,stock的东西也和Mountain View差不多。问了问别人,知道这儿只有几百人,怪不得看上去东西不多。 中午吃饭,一进餐厅,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拿菜,就被外面的风景镇住了。迎面是一面落地大窗,外面是碧蓝的湾水;Bay bridge气势雄伟地从窗边经过;一艘巨大的货轮正缓缓驶过桥下。真是stunning view!饭菜倒是一般,大概毕竟员工不太多的缘故吧,种类很少。但这窗外的风景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没带相机,就用iphone随便照了一张。 算起来,这是我到过的第四个Google campus了:Mountain View的headquater,San Bruro的YouTube,上海中国Google,和这个三藩的DoubleClick。总的来说,感觉Google在公司内部的装饰,布置,还是很相似的--尤其是DoubleClick和YouTube这两个收购的公司,至少从外观上看,整合得还是不错的。不过好像Google并不急于在这些收购公司的外面挂自己的牌子--今天早上我就颇花了些时间才找到这个building。这点不象Oracle,收购刚刚宣布,大大的Oracle牌子就已经挂上了--PeopleSoft,BEA,Hyperion都是这样。 这四个campus里,Mountain View很象一个大学校园,很有活力--当然吃的也是最好的;YouTube可能是最funky的一个了;走廊里到处画着奇形怪状的动物,人物--大概都是电子游戏中的角色;还有那个标准的室内游泳池,和办公室后面山上的桉树林,都让人难忘。 相比之下,DoubleClick就显得更正式一些,毕竟这个公司在Google收购之前就有快十年的历史了,已经有了自己的文化,而经常打交道的也是些广告界的人。而上海office呢,新开张不久,去过两次,感觉年轻人很多,整个风格气质和美国office很象;office外面就是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人民广场,欣欣向荣中透着一股繁华,匆忙的气息。 Google纽约也有个office,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风格?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

Read Full Post »

股票与“割肉”

今年以来,美国股市一直跌个不停,直到最近几个星期才终于有了些象样的反弹。前几天在网上闲逛,看到一个人的帖子,说五月初$13.x买的一支股票,中间经历大跌,但忍住一股没卖,如今终于出水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这让我感叹之余又颇有些佩服这人的忍耐力。我当初也买了一点这支股票,进价比他还低得多。但后来股票一路向南,我只好不停地cut loss (又称“割肉”);最低时这支股票只有$3.5。之后一反弹,我就赶快全扔了。算起来,还亏了些小钱。没想到这位仁兄还真忍得住,居然一股不卖,如今竟还有些利润了。不知他在股价三块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其实从技术上说,我的做法大概是对的,但他咬紧牙关,一股不卖的精神,也算是得到了些回报。 其实,股票市场不好,最惨的是那些金融机构了。刚刚在Business  Week上看到一篇对美林证券CEO的采访,提到美林刚刚卖掉了他们全部的抵押债务债券(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交易总额达67亿美元。而最初,这些债券价值300亿美元--也就是说,当初的一美元,现在只卖了22美分;而即使在几个月前,这些债券每美元还值36美分。接受采访时,这位CEO只是说不知道这些债券还要跌到什么时候,致使公司无法专心于其它业务,还不如卖了省事--呵呵,要说“割肉”,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大一块肉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