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新闻

我通常在去上班的路上听新闻。 今天一路上的新闻只说了两件事:一个17岁的少年在旧金山动物园被跑出来的老虎咬死,和布托被刺。这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可两个新闻报道放在一起,却让我生出些感慨来。 动物园的老虎伤人,绝对是件罕见的事。所以上了新闻头条也不奇怪。电台反复报道着受害者的父母如何悲痛欲绝。可以想象,这对于当事人的家庭来说,是多么大一个灾难。可是,这件事对于这个社会,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套用鲁迅的话说:“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 是不算什么的”。所有人的生活还是依旧,而几天后当动物园重新开放以后,照样会有无数的父母带着孩子们去参观--充其量是在空空的老虎笼前留下几声叹息罢了。就象陶渊明的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而布托的死却在全世界都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领导人发表悼词,巴基斯坦更是群情激奋。相比起那个少年的死,真是天壤之别。可是,在那些冠冕堂皇的悼词后面,又有谁会把她当成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一个活生生的人呢?她在这里完全变成了一个政治符号,她的死也变成了一件冷冰冰的政治事件。这个世界是不是总要把人符号化之后才能发现生命的意义?而一个个具体的生命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不是永远微不足道? 同样是死,却如此不同。我相信布托的家人同样有悲伤,而对那个少年的父母来说,他们儿子的死,恐怕比一场内战更可怕。但是,他们都在昨天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这一点上,他们是绝对平等的。

Read Full Post »

卖电视

感恩节前又买了个大电视,现在家里四口人,已经有三个flat panel TV了。必须得卖掉一个了。 前天下午把广告贴在craigslist上,以为圣诞节前不会有人问津了。没想到昨天一大早就有人打电话来。买主自称是个学生,说想给老爸买件圣诞礼物。在电话里问好情况,他说马上就来取。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黑色的凌志SUV停在门前。从车上下来两个小伙子,长得不高,都圆头圆脑的。走在前面的和我握手时,露出小臂上的一片刺青。我早在屋里把电视接好了,等着他们验货。没想到领头的小伙子进来后只看了一眼,就说:“好吧,我们这就把它搬走!”前后不到一秒钟。我心想这位真是心眼儿宽,买旧货居然都不仔细看一眼--虽然我知道这电视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他的同伴也随后跟着进了屋,站在那儿左右张望。领头的大概意识到了,扭过头去喝斥道:“你看什么看!”他的同伴连忙乖乖地低下了头。我不禁笑了。两个人把电视抬上车,付了钱。我想这卖的是个大家伙,就问道:“能不能看看你的驾照?”听我这么问,看得出他有些诧异,但还是把驾照给了我。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又还给他。然后两个人上车,呼啸而去。 我回到家,心想这可真快,前后十五分钟都不到。没想到过了半个小时,忽然接到那小伙子的电话,说电视拿到家,打开后屏幕中间有一块黑色方块,问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告诉他一定是他无意中把字幕打开了;只要关掉就好了。可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关。我说manual不是也给你了吗?看看不就行了。他说他爸爸就快回到家了,他想在他回来之前把电视设置好,给他个惊喜,所以怕翻manual太慢。我听了有些感动,可手头又没有manual,也记不得该怎么关字幕了。正为难间,我灵机一动,跑到计算机前,google了一下电视的型号,果然轻松找到了manual的电子版。我打开manual,一步一步地告诉他该怎么做。问题果然解决了。他很兴奋,在那边连连道谢。我正要挂电话,他停了一下,忽然说:“I know I have tattoo … but I am a good person … I am a student … just want to give my dad a surprise …”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我要看他驾照才这么说的,连忙告诉他说我知道你是好人,看驾照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很高兴,又说他家在旧金山有一间海鲜批发市场,让我下次买海鲜时一定去找他。我听了忍不住地笑。 放下电话,心情很愉快。不仅是处理了一件多余的东西,更因为碰到这么一个可爱的人。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