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南加大火

最近南加州的山火烧得很厉害,据说是加州近50年来最大的自然灾害。新闻上说将近50万人被迫离家,山火冒出的烟长达近两千公里,在卫星照片上清晰可见。照片上右边那个黑色的湖泊和湾区的大小差不多--你可以想象这烟有多长 了。 今年的野火似乎特别多。几个月前湾区附近的Henry Coe州立公园也烧过一次。因为今年春天还去那里hiking过两次,所以就特别留意了一下。记得那天是个周末,我出去买东西。一出门就看见南面地平线上有一片四四方方的云。当时还不知道Henry Coe的山火,只是觉得这云看上去非常奇怪。第二天火越烧越大,那片云--其实是烟--也慢慢弥漫开来,布满了整个天空。记得那两天从早到晚都是雾蒙蒙的,上午10点的太阳还是金黄色的,感觉和平时阳光明媚的湾区完全不一样。山火烧了近一个星期才扑灭,据说烧掉了几千英亩的森林,草地。不知这次南加的大火还要烧多久,最终损失会有多少。 有时候觉得美国救灾确实太死板了些。象这次灭火,消防员不够多,加州的国民警卫队有一半又调到伊拉克打仗去了,灭火人员明显不足。可又不能动用军队,只好看着它烧。再想想几年前的hurricane Rita,居民疏散时也是一团乱麻。我的一个朋友说当时短短的20英里开了10个小时。幸亏大家堵在路上时台风没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两天据说风小了, 气温也降了,希望火势很快就能控制住吧。

Read Full Post »

照片帖

最近有点懒,blog写得少了。好在有些照片照得还行,发个照片帖凑数吧。 这是些飞行表演的:全套照片在这里 这些是上周末在Redwood Shores照的:全套照片在这里

Read Full Post »

今天是在公司的新办公室工作的第一天。 在这之前,公司十几个人一直挤在一间小办公室里,塞得满满的。Software Engineers因为要编程,都有一个大显示器,所以每人都还有一张桌子。CXO们都用Laptop,就没有这么奢侈了。经常是三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我们总嘲笑他们象是中学生上课。会议室也只有一个,常常是两个人想进去说点儿事,一推门,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只好出去边散步边聊了。 现在好了,新办公室大了好几倍,再增加二三十人也没问题。仅会议室大大小小就有七个。搬家之前,公司还搞了个征名的活动,让大家想个theme给这些会议室命名,然后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上周投票那天挺热闹。各种各样的提议贴了满满一面墙。比较搞笑的有用各种啤酒品牌命名的,有用七个小矮人命名的,有个提议干脆用星期一到日来命名--当然遭到大家的一致批评。最逗的是居然有人用中国的八仙来命名--当然是用英文名字了--搞得我看了半天才弄明白。我的一个提议是用全世界著名的山峰来命名,还比较受欢迎,最后得票第二。其实我觉得自己的另一个提议更好,可惜没有好好promote:我是想用计算机历史上的里程碑式的产品来命名,比如Apple II,Petinum,VisiCal,等等。可这么一来就不能不给Microsoft Windows一席之地了,毕竟这是世界上用的最多的操作系统;可公司里的都是一群Linux geek或Apple fan,一听要用Windows命名,立刻就把这提议枪毙了,:-( 。 最后得第一的提议是用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来命名。这个提议是不错,几千年来有那么多思想家,各国都有不少,very scalable。最后提出这个提议的同事得了$256的苹果店的gift card;我因为得了个第二,也拿了$128,很满足了;提议中国八仙的那位得了第三,拿了$64--不过可不是因为这个八仙的提议,而是因为因为他的积极性(他提了大概二,三十个方案吧--可质量都不怎么样)。 现在又开始发动大家提议用哪些思想家来命名了。估计亚里士多德,柏拉图之流肯定都要占一席之地的。大家让我找几个中国出的对世界影响也大的思想家,可想来想去除了春秋战国那几个“子”,竟想不出更多的--尤其是最近两三百年。哪位有学问的给我指点一二?不过这次可没奖金了。

Read Full Post »

胃镜检查

上个月胃不太好,就去医院作了个胃镜检查。昨天取信,看到结果终于寄来了。于是又想起那天作检查的情景。 我N年前在国内也作过一次胃镜,就在校医院。记得跑到医院,医生给喉咙里喷了些麻醉剂--防止检查时恶心,反胃,然后就躺到床上开始检查。倒是不太难受,但从头到尾可以清楚地感到那根管子在肚子里扭来扭去,怪怪的。作完后就自己又骑车回实验室干活儿去了。 这一次就大不相同了。去检查的前两天护士小姐就三番五次打电话过来,讲一些注意事项,主要是不能开车,要有人接送,检查当天不要签任何法律文件,等等。我心想不就是一个胃镜检查嘛,搞得好象是什么大事似的。到了检查那天,朋友送我到医院。checkin之后,接待我的是个护士--奶奶。没错儿,护士奶奶。岁数绝对比我妈大。老奶奶很慈祥,也很认真;帮我填了表,问了些基本问题,给我手上插上静脉管,然后让我躺到一个小推车上。只是也许是年纪大了,不太愿意和我聊天,说“If you ask too many questions, I’ll forget what I should do.” 我只好闭嘴。 轮到我了。老奶奶把我推进作检查的小屋里,就出去了。一会儿医生进来,开始给我带上测心跳,血压的仪器,另一个护士开始给我往静脉管里加麻醉剂。麻醉还没起作用,我就躺在那儿东张西望。护士看我还挺精神的样子,就指着墙上的一个显示器说,一会儿你在这个屏幕上可以看到胃里的情况。我心想这个机会难得,一会儿得看看。但这大概是我检查前最后的意识了,等我再清醒时检查已经完了,医生护士在一边收拾东西。我什么也没看到。 我问医生结果怎么样,他笑着说一切正常;又说你刚才问过一遍了。我心想是吗?我怎么不记得。看我将信将疑的样子,医生解释说这种麻醉剂会让人记不清刚刚发生的事,过一会儿就好了。正说着,护士奶奶又进来,把我推了出去。然后问我有没有人来接。我说有,一会儿就到。老奶奶就让我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 我坐下来,旁边是一个老太太,也是刚刚做完胃镜。随便打了个招呼,就开始随便翻看桌上的报纸。忽然旁边的老太太问:“Are you working for Google?”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原来穿了件Google T-shirt。忙解释说不是的,blah, blah。老太太又说她女婿在Google,如何如何喜欢那里,等等等等。聊了一阵子,我又低头看报。过了一会儿,老太太忽然又问,“are you from Google?”我一愣,才意识到她大概已经忘了刚才问过我这个问题了,不禁大笑。老太太大概也意识到了,笑着问我“have I asked you that already?” 正说着,朋友打电话说已经到了。我连忙站起来往外走。没想到一边的护士奶奶一声大喝“Stop!”然后--推出一辆轮椅来!我说不用吧,你看我一点事儿都没有了;但老奶奶不由分说,把我按在轮椅上,就往外推。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坐轮椅,没想到推我的却是个比我大两辈儿的。到了门外,朋友的车就停在那儿。不过我这次不敢造次了,先问老奶奶我能不能站起来,自己上车。老奶奶说“are you sure you can do it?”我连忙说没问题--心想我要是稍一犹豫她大概就要招呼担架了。 我这边正要上车,那一边把接我的朋友吓了一跳。忙问我怎么回事,不是就作了个胃镜吗?怎么坐轮椅出来了?我说就是只作了胃镜啊,可我哪儿知道会有这么大动静!

Read Full Post »

小世界

人人都说这是个small world,没想到今天又验证了一把。 前天有事去San Mateo的银行办事,认识了一个Chinese Banker。其实我通常都是去南湾的银行,只是那天是上班时间,这个银行离公司近,就去了。巧的是这个Banker说她也刚刚从San Francisco的office转过来,那天是她在San Mateo上班的第一天。 今天下午她又打电话过来,说我的帐号有点问题。说完正事,她忽然问“刚才我打电话到你家里,接电话的是你的父亲吗?” 我说是;她又问“听口音你家是河南的?”我说我家是郑州的;她有些兴奋地说她家也是郑州的。我想这可真是巧。她接着又问我家在郑州什么地方,我说在绿城广场附近;她惊讶地回答说她家也在那儿,就在附近的嵩山饭店对面。我一听,这不是我家在的院子吗?!再一问,她父亲居然和我父母曾经是同事! 呵呵,没想到存钱存出个老乡来,而且是一个大院儿的,…

Read Full Post »

eBay and Skype

早上听到新闻说eBay终于承认当年Skype买得贵了,不禁有些好笑,觉得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怎么会让那些高层花这么多时间才搞清楚。 2005年eBay收购Skype之前,先收购了我们公司。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中午,忽然召集all hands meeting。当时已经有传言说有公司要收购我们了,所以我猜想这也许是宣布的时候了。果然如此。只是买主不是传言中的cnet,而是eBay。eBay的业务和我们还算沾点边儿,所以也没有人表现出太多的失望--至于以后的culture shock,恐怕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只是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遗憾,一是因为买家不是Google(后来知道Google确实和我们接触过,不过因为一些意外没谈成) ;二是觉得卖的价钱似乎太便宜了些。但当时股市不好,这个deal似乎也还将就。 接下来的几周里eBay的几个CXO轮流到我们公司,把我们吹得天花乱坠,说我们在eBay整个公司中地位如何重要,“with the power of three (eBay, paypal, 和我们)” ,我们的业务一定能更上一层楼。好话人人都爱听,大家都被哄得乐滋滋的。可几个星期后,eBay收购Skype的消息一出来,我们立刻傻眼了。26亿美元!差不多是我们5倍的价钱!而当时Skype还是一个没有象样revenue的公司!而我们早就盈利了!公司里议论纷纷。没人能理解这个惊世骇俗的并购是出于什么目的。更糟的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一下大家更觉得自己被贱卖了。而从那一刻起,eBay的“power of three”忽然变成了ebay,payapl,和skype,再没我们什么事了。 如今已经两年了,我从来没能真正理解当年eBay为什么要买Skype--更别说那么高的价钱了。商业决策的失误有时是难免的,但可怕的是决策人在作一个决策时没有明确的动机。Skype在2005年算的上是个新技术,可和eBay的经营模式风马牛不相及。花这么大的价钱作了并购,将来如何整合呢?在过去的两年里eBay高层想尽办法把两个公司捏在一起,可那些办法听上去就幼稚得可笑--我不信那些精明的eBay高层们会感觉不到,只是到了这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到如今终于承认这个并购至少有14亿美元的损失,算是彻底宣告了这个并购的失败。 其实我一直觉得,当年这个deal,是eBay高层在一种panic mode的状态下达成的一个纯粹的defensive move。2005年的Google咄咄逼人,Gmail刚刚推出,Google Checkout也蓄势待发。而eBay面对这些挑战,却一筹莫展,根本想不出任何招数还击。于是只好出此下策,抢在Google之前先买下这个看似热门的公司;就象下围棋,不知道下一步要走在什么地方,那么就先占住对手的要点再说。只是没想到的是,花了大价钱抢到的却是个弃子。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