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7

记我的同事们(四)

同事J J是我的老板。 他其实只比我早两个月进这个公司,那时我们的老板还是U。因为当时组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作Java programming,所以在有一些technical decision的时候,我们的观点自然就比较一致。和别人争论些技术问题,我们俩通常也是轮流上阵。不过因为他那时的title毕竟是组里的architect,所以他出头的时候还是多一些。中午吃饭时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抱怨公司的系统如何落后,有些人如何固执什么的。直到后来组里招的人越来越多,感觉才慢慢好一些。 J很喜欢生活中的新技术,和一些cool gadget;但不知为什么,他自己似乎不愿花太多时间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而总是问别人。所以我总嘲笑他说新东西对他来说就象fashion对于女孩子,是用来show off的。他自己也不否认。不过他对于有些东西还是很passionate的。比如飞行。他和别人合买了一架飞机,还参加了飞行员培训。大概进公司半年后,终于拿到了正式的飞行驾照。还记得他那一天兴奋地把驾照show给每个人看。后来的一天,他问我们组里的几个人想不想飞到Halfmoon Bay(离我们公司几十英里的一个海滩)吃午饭。我们当然求之不得。他告诉U的时候,看得出U有些不情愿,毕竟组里所有的人都在这一架小飞机上了。但终于也没有反对。于是在圣诞节前不久的一个中午,我们四人一起来到了机场。他的飞机是一架单引擎小飞机,坐进去的感觉就象是坐在一辆很小的汽车里。他认真地问了我们每个人的体重--用来计算飞机的平衡用的,又检查了飞机的各个部件。待大家坐稳之后,飞机慢慢滑上了跑道,然后呼啸着升上了天空。看着机场旁边 Oracle的building在脚下慢慢缩小,远去,旁边的101象一条带子盘绕在半岛上,而前面翠绿的山峦象一面画卷慢慢在眼前展开来,每个人都显得很兴奋。飞过一座山峰时,还遇上里一点小小的湍流。我们都没觉得什么,但事后J说他当时还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带乘客驾机。除了这个小小的颠簸之外,飞行很顺利,半个小时后飞机就平稳地降落在Halfmoon Bay机场。而吃过午饭,飞回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坐飞机去吃饭,而且是在一个weekday的中午,这可能是我最exotic的经历之一了。 但作为一个manager,J一直不能很好地read people。再加上他有些“jump on conclusion”的性格,让他在公司得罪了不少人。在公司的最后几个月里他一直很郁闷,最后跳槽到了另一个大公司作senior architect。我很为他高兴。因为我一直觉得他的性格,能力,并不适合作people manager,而这个新工作是个技术活儿,应该更适合他。几个星期前在Mountain View的街上无意碰到他,聊了一会儿,在新的公司他果然很开心。希望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 同事C C是个Operation Engineer,一个胖乎乎的的秘鲁人。我们公司在engineer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我们可以没有CEO,但不能没有C。他不但对于自己领域内(硬件,网络)的技术非常精通,对于应用程序level的logic也很清楚。而且他工作非常努力,几乎每天在公司都要待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走。据说有一次居然忘了自己的vacation,工作了两天之后才想起来。 但最难得的是他人还很随和,工作中也很flexible,所以在公司里是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去年公司里组织了一个auction给charity捐款,规定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拍卖,拍卖所得全部捐给charity。C别出心裁地把 “dress me for a week”列在了上面--也就是说,如果你赢了这项拍卖的话,随便在哪个星期里,C会穿你指定的任何衣服。结果这一项成了那个拍卖会的大热门,最终被一个同事以五百多美元买走,是那天拍卖的最高价。 在后来要打扮C的那个星期,几乎全公司的人都绞尽脑汁找些奇装异服来给他穿:有画上比基尼泳装的T shirt,非洲不知哪个土著五颜六色的部落服装,猫王的打扮,… 而C来者不拒,一一穿上。同事们还拉他到三藩里吃午饭,引来无数旅游者和他合影。 C是单身。有一次我和LY在Mountain View吃饭时碰到一个秘鲁女孩,还想过要介绍给C。不过最终也没有开口。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不在公司里泡那么久,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 这个系列就写这么多吧。其实公司里还有很多人值得一写,比如温文尔雅的K,道貌岸然的R,固执的G,热情奔放的E,… 可惜水平有限,很多东西写出来就发现和自己真正的感觉不一样了。也许还是给自己留些空间的好。

Read Full Post »

记我的同事们(三)

同事B 同事B四十多岁,是个地道的美国白人。但我每次见到他都会把他和北京人联系起来。因为他太能侃了,而且嘴贫得很。 去年我们公司从CVS换成perforce,作为公司的release engineer,他自然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刚刚换成新系统,大家的问题也特别多。那些天,他可能是公司里被招呼得最勤的人了。他也总是呼之即来,无论什 么问题都一一作答。比较逗的是每次回答完问题,他都会象客户服务似的,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If you are satisfied with my service, please let my boss know.”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给他写过表扬信,不过经过这件事,他倒是真的攒了不少reputation。 不过最让我惊奇的是他对足球的了解--我这里说的是真正的足球,不是美式football。在这边颇见过一些喜欢踢足球的老美,不过都是只踢而已, 比赛是不看的。最多有美国队比赛的时候才会瞄上一眼,对于英超,意甲,根本是毫无概念。可这个B不同。他最喜欢的球队是英超的阿森纳,座位旁边还常年放着 一件阿森纳的球衣。对于世界足坛的历史,动向更是了如指掌。我这些年看球少了,经常和他聊着聊着就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了。我感觉上他对足球典故的了解程 度,可能只有我的一个被称为“字典”的同学可以和他媲美--而那个同学也正好是北京人。记得有一次和他聊天时说起我在湾区的一个party上见过周扬,前中国女足的队长。他立刻接下去滔滔不绝地把周扬的生平简历一一道来。当然我们又免不了提起1999年中美女足之间的那场点球大战。我说最后的美国的那个进球是犯规在先,他也不否认,只是狡谐地笑着说“well, that’s soccer, right?”是啊,我也没法否认,这就是足球。只是可惜中国女足再也没有那么接近世界顶峰的机会了。 我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他过来和我道别。我有些遗憾地说“I feel sorry because it’s gonna be hard to find another American who knows so much about soccer。”他想了想,有些得意地说“yeah,I think that’s true.” 然后又接着说,“but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chat anytime.” 同事E E是B的老板,是个年近中年的单身妈妈。她是个很会作人的人(没有贬义),平时非常随和,很生活化,打扮看得出很精心,也很得体;尽管在工作中有时显得咄咄逼人,但公司里绝大多数人和她关系都不错。 她是乌克兰人,但对乌克兰和前苏联却非常反感。我最初总觉得她的反感似乎也太强了一些。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她聊起自己不寻常的经历,我才明白了这幕后的原因。 [...]

Read Full Post »

老爸问路

爸妈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随着对生活的适应,两个人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 今天一早两个人又出去散步。因为想着不会走太远,就没带我事先写好的地址卡。他们出门后先是向北走,无师自通地找到了一个我们家旁边的印度小超市;然后掉头向南往回走。可在回家的路上却不小心错过了大路,在下一个路口又因为路边太多施工机械而没拐回去。于是历险开始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但一向号称方向感极强的老爸开始辨不清东西南北了。两个人没有向左拐,而是向右上了一条小道。说来有趣,那个小道我前几天散步时指给他们看过,是我们这儿的一个绿化带(Green Belt),说以后有时间带他们来转转。没想到他们自己先来了。两个人沿着小道向前走了一阵子,发现越来越不象。于是决定要问路了。 这时老爸学的英语和我前两天教他们的英文路名就派上用场了。见路边有一个老头正在吃面包,喝可乐--我一直怀疑这是个homeless,不然谁会在路边吃东西呢--老爸就走上去直接说:“xxx Drive and xxx Ave, where?”老头一定是听懂了,叽哩呱啦说了一堆。老爸虽然听不懂,但指的大方向还是明白了。于是两个人掉头往回走。走了一会儿,还没到家,决定再问。这次老妈提醒说要有礼貌,先打招呼再问问题。于是老爸笑眯眯地向一个路过的小伙子说“Hello!”小伙子停下来,老爸接着问: “救命(Help me)!” 我不知道那小伙子当时什么表情,但我如果看见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先生笑眯眯地对我说“救命”,一定会笑翻在地。老爸接着又报了街名,还用两个食指比了个十字,表示要找那个交叉路口。小伙子给他们指了路,两个人继续往回走。后来又问了个印度女孩,终于找回了家。 整个过程前后历时两个小时,行程近四公里。老爸老妈沉着冷静,不慌不忙,用有限的英语发挥最大的作用,轻松化解危机,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Read Full Post »

The Apple Buzz

苹果公司又出新花样了。 上个星期苹果公司就宣布9月5号会有个新产品发布会。大家都估计会是新的IPod。果然不出所料,昨天Steve Jobs宣布IPod产品线全面更新,旗舰产品是一款酷似IPhone的IPod Touch。这都是意料之中的。出乎人们意外的是同时宣布两个月前才刚刚发布两款IPhone同时降价$200,降价幅度达1/3。 本来大家心里都清楚,IPhone那么贵,降价是早晚的事;但降得这么快,却恐怕没人想得到。在前两个月里不顾高价抢先购买IPhone的人,大多是Apple最忠实的粉丝;如今这一下大幅降价,无疑伤了他们的心。我们办公室有个同事两个星期前刚刚花了$599买了个IPone,听说这个消息后脸色立刻很难看,搞得我们都不敢开他的玩笑了。网上也是一时间抱怨满天飞,还没买IPhone的则是幸灾乐祸。 正等着看这场戏苹果怎么收场,今天一早又听说Steve Jobs在网上公开向粉丝们道歉(看这里),并向所有在降价前购买IPhone的人赠送$100苹果购物券。 这一下粉丝们又高兴了,纷纷夸奖苹果体贴用户,blah ,blah … 可我觉得这事怎么看怎么象中国古代那个“朝三暮四”的故事--如果苹果真是体贴用户,为什么不在昨天降价的同时宣布这$100的优惠,而要等到今天发这个道歉信?显然是事先没想到反应会这么激烈,为了修补形象,才不得已而为之的。苹果和Dell,HP,联想不一样,是个建立在高利润率上的公司,因此拥有一批铁杆拥笃还是很重要的--那是苹果的钱箱加免费广告宣传员啊。这么多年来苹果也成功地培养了这么一批人,这一次不这怎么昏了头,出此下策。好在补救措施还算及时,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不过股市似乎不看后苹果的这一系列新产品,和IPhone降价的消息,这两天颇跌了几块钱。也许IPhone降价是因为价钱太高以至于卖得不够多吧。

Read Full Post »

US Open

又到了US Open的季节了。 因为整个赛程刚刚开始,没什么重量级的对决。可昨天晚上闲得无聊,就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是James Blake和一个法国选手Fabrice Santoro的比赛。Blake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选手,Santoro还是第一次听说。赛前记者采访Santoro,问他“以前的比赛Blake给了你不少麻烦,你今天打算怎么打?” 他回答说“我今天也尽量给他一些麻烦吧!”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家伙,身上穿一身黄绿相间的T Shirt,显得有些局促的样子。比赛开始,他居然总是回削球,而不象高手们那样用上手的前冲球,一点也没有通常网球选手的潇洒。我心想这他恐怕必败无疑,就调到别的频道去了。两个小时过去,再翻回这个频道,惊奇地发现比赛还在继续,而且Santoro居然赢了第二局。我不禁坐下来耐心地看下去。发现Santoro真是韧劲儿十足。不管来球有多刁,他都会不惜余力地跑过去接。一次Blake回了个网前球,他从后场狂奔到网前,但那个球还是擦网后落在他这一边;他一面累得张开嘴大口喘气,一面伸出舌头向Blake作鬼脸。哪一刻,我忽然发现他还是挺可爱的。但最终Santoro还是输了这一局,尽管比分很接近。 第四局开始,Santoro越打越勇,但是却能看出他体力已经不行了--这时比赛已经打了快三个小时了--他跑起来都有些跌跌撞撞的;而且一条腿好象也受伤了,走起来总是拖在后面。但一旦开球,他总还是竭尽全力地满场飞奔,丝毫看不出放弃的痕迹。而另一方面,Blake却失误频频,最终Santoro神奇地赢下了第四局。但决胜的第五局他显然已经精疲力竭了,好多球都几乎是单脚跳着去接的;有时球拍都摔了出去。最终Blake还是赢了这一局,也赢了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比赛。赛后记者采访了Santoro,他居然满脸灿烂的微笑,全无失败者的沮丧,说“希望我今天给Blake制造了点小麻烦”--只要看看Blake赢球后兴奋地又跳又叫,你就可以想象这恐怕不是一点“小麻烦”。然后从Blake的口中我知道Santoro已经35了,不禁对他又平添了一层敬意。 这我又想起两年前US Open的另一场比赛,是Blake和Agassi的半决赛。那时Agassi也是三十五岁的老将了。两个人大战五局,Agassi终于艰难地取胜。赛后全场山呼海啸般地齐声高呼“Andre! Andre!” (Agassi的名字),而Agassi也兴奋地象个孩子。那一刻,你不但能看得到,甚至都触摸得到他那灿烂的快乐。那快乐是如此真实,生动,就象今天赛后的Santoro。或许,只有这些历尽胜败起伏的老将们,才能真正这超越胜负的快乐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