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7

环保汽车和炸鸡

前些天在收音机上听到一个故事。说是North Carolina有个人看了Al Gore的“An Inconvenient Truth” 之后深受启发,决心为保护环境做些贡献。于是把自己的奔驰车改装成了烧普通食用油的引擎。从此加油再也不去加油站,而是跑grocery store了。改装成功后此君非常骄傲,在bumper上贴一sticker曰“powered by 100% vegetable oil”。没想到从此之后麻烦不断。 先是警察频频在路上拦住他,问“what do you mean ‘powered by vegetable oil’?”更有好奇者还要求打开前盖看个究竟。起初他还兴致勃勃地解释,时间一久难免就烦了。更糟的是年底接连收到几个税单,总值数千美元–原来是各种养路费,交通管理费之类的。平时这些费用都加在油价里了,但此君不买汽油,却还要开车,那这些费用就得另交了。这样以来这个环保壮举的成本就高了。他不得不到处上书,要求减免。但在州政府修改立法之前,减免似乎不那么容易。看来环保先锋不容易当啊。 觉得这个故事有意思,昨天就讲给一个同事。他听了之后说他一个朋友的女儿就有一辆类似的车,只烧食用油。只不过她的油从来都是免费的。我有些奇怪,问为什么,他说他朋友的女儿每当需要加油的时候就找个肯德鸡的店子,把他们前一天晚上剩下的炸鸡的油全部倒进油箱–于是乎,废物利用,皆大欢喜。唯一的缺点,也许是优点,是,从此她的车了总有一股炸鸡的香味。

Read Full Post »

美国护照和绿卡排期

美国最近的护照事件闹得挺凶。 美国国会今年一月通过了一个法案--据说是出于反恐需要--要求所有美国公民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即使到加拿大,墨西哥,加勒比海各岛旅游,也要携带护照;而在这之前,美国人到这些国家只要带个驾照就行了。消息传出,从年初起无数美国人就开始递申请护照--旅游的,度蜜月的,出差的,探亲访友的--于是乎本来大约六个星期就有结果的申请立刻排起了长队。很多人开始抱怨。为了缓解压力,美国护照办公室又祭出了经济杠杆的拿手好戏,推出加急业务--只要你多交钱,两个星期就能搞定。可是没想到,这次拿手好戏也不灵了。太多的人早已等得不耐烦,听说可以办加急,于是立刻就交钱。结果是加急成了“减慢”,原来许诺的两个星期成了十二个星期。人们开始打电话查询自己的处理情况,但结果往往是忙音。有人说打了好几天都不通。报刊杂志也纷纷火上浇油,电台里也时不时地抨击政府这次准备如何不足。看大事不妙,护照办公室的人连忙出来圆场,说已经多雇了“几十人”,会尽力加快处理速度。而人们立刻反驳说,你应该多雇“几千人”而不是“几十人”。最终这事越闹越大,政府只好许诺退回全部加急费以息民怨;作为亡羊补牢的手段,国会也决定推迟执行这项法案。 我不是美国人,这事也和我无关。收音机里无数普通美国人义愤填膺,强烈谴责政府收了税却不好好办事,我也只是当新闻听听罢了。可是这整个过程却怎么想怎么觉得熟悉--无数移民办绿卡时不早都经历了这些frustration了吗:政策一日三变,无休止的排期,申请递上去之后石沉大海--有人几年都没有消息,也无法查询,… 如今终于轮到美国人自己了。想到这些,我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Generation

因为LY的公司就在我上班的路上,所以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一起走。我们家比较女权主义,:-),所以从来没有刻意地要我开车,而是谁先坐到车里谁开–尽管总的来说也许还是我开得多些。 今天早上LY动作快,自然而然地就作了司机 。到了她公司,LY下车,我换到司机座上。正要走,刚才站在一边的一个老头儿忽然冲我招手。我一脸疑惑地摇下车窗,他走过来笑眯眯地说:“Maybe I am an older generation, … but I expected you dropped her off!”我不禁大笑,说“I usually do so.”他又说“I know this is a new world…” 从LY公司出来,连忙打电话告诉她这个趣事。她也忍不住地笑。看来这older generation是更绅士一些啊,怪不得人们总说“老绅士” 呢。

Read Full Post »

时代变迁

最近有几件事颇让我感到时代的变迁。 故事一: 昨天晚上读到一篇文章,是对Shareholder.com的CEO Ron Gruner的采访。有几个细节让我很诧异。他在start Shareholder.com之前,是另一个公司Alliant的CEO,那也是个上亿美元的大公司。当时没有email,连语音留言都少见;但他居然会亲自一个一个地回individual shareholder的电话。那是80年代。现在我是没法想象这种事了。 另外一点就是技术发展之快。他说起在90年代初,最热门的技术是电话技术,比如交互式语音菜单提示,语音信箱,电话会议等等。他刚刚start Shareholder.com的前身时,第一个产品就是给IBM设计了一套交互式电话系统:individual shareholder可以打电话进来,根据提示按几个按钮之后就能听到IBM上个季度的财务状况。这在当时是高科技了,但我平时总觉得这些都是上辈子的技术了,没想到仅仅是短短的20年前。 故事二: 苹果电脑的创始人Wozniak提起早年在HP作工程师的经历时,是这么说的: I’m never going to leave HP. It’s my job for life. That’s the best company because it’s so good to engineers. It really treated us like we were a community and family, and everyone cared about everyone else. Engineers–bottom-of-the-org-chart people–could come up with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