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y, 2007

Business Idea

周日去Santa Cruz玩儿,回来时一边开在弯弯曲曲的17号公路上,一边和LY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其间说起她的blog中在地图上加照片的那一篇,我们都觉得是个好feature,但是需要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贴在地图上,又觉得太麻烦了。于是就忍不住骂那些相机厂商,如今GPS都这么普及了,怎么就想不到在相机里加一个简单的GPS module,这样在照照片时就可以把地理坐标信息直接写到数字照片的头文件里了;然后我们把所有的照片一次性地上载上去,地图软件就可以根据这些信息把它们都直接标在地图上,岂不方便! 就这样一边开一边聊。忽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呀,如果这是个好主意,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做呢?只要有一个简单的GPS接收器,可以记录下一天每时每刻的位置,处理照片时就可以根据每一张照片的拍照时间,找到当时所在的坐标,然后用软件写到照片的头文件里。这不是个简单易行的解决方案吗?LY听了也很兴奋,补充道除了做照片处理,还可以用这个小装置做personal tracker,比如记录自己或家人,宠物都到过什么地方,有多少距离是开车,多少距离是走路,等等等等… 我们越说越觉得这个idea可行。吃完晚饭一到家,就冲到计算机前做research。先是查GPS receiver的芯片,果然有很多现成的产品,最便宜的才不到3美元一片,不禁心中大喜;再看GPS的输出文件格式,也很简单--不需要太复杂的软件就能实现我们需要的所有功能;看来我们的idea很有可行性啊。我们都不禁有些浮想联翩,跃跃欲试了。 但看的越多,我越有些怀疑。这个东西不难做啊,所有的技术都已经在那里了,难道就没有别人想到过?于是又在Google上search各种相关的关键词组合。终于发现一个公司,点进去一看,they are doing exactly what we are talking about!不禁有些泄气,再仔细研究一下这个公司,原来是去年才成立的。我们还是晚了。毕竟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有的是啊!看来我们的idea没法兑现了。 又想起去年的一件事。我去洗牙,出来checkout时,receptionist看我是ebay的software engineer,就问我做些什么。我随口答道就是online services,database什么的。没想到他很感兴趣地说“I am starting a company with my friend, I think we have really good product idea. But we need somebody to implement it, do you want to join us?” 完了还很认真地递给我一张名片,我一看,上面的title是“Marketing Director”。后来和别的朋友说起这事,大家都笑,说“this is such a typical Silicon Valley [...]

Read Full Post »

很久没有看冠军杯决赛了。上次看也许还是十年前在学校的时候吧。后来毕业工作了,冠军杯的决赛又总是在凌晨,就不能那么奢侈了。再后来到了这边,就更没人看球了。 这一周在家休息,充分享受资本主义的福利制度。昨天发现ESPN居然要现场直播这一届的冠军杯决赛,那自然不能错过。十一点半打开电视,比赛正好开始,AC Milan vs. Livepool。报队员名单时我惊奇的发现马尔蒂尼居然还是AC Milan的中后卫。我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家伙从我1987年开始看意大利联赛时就在踢球了,二十年了,如今还能上场?或许是重名的?但当比赛开始,给了他几个镜头之后,我就认出来,这确实是那个马尔蒂尼。 记得他最早是踢左后卫的,一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左后卫之一。大概是1994年世界杯对挪威的小组赛吧,他脚上被踩了一脚,鲜血淋漓;但意大利当时的换人名额已经用尽了,又被罚下了一个人,所以他还是坚持踢完了全场;最后意大利艰难地1:0取胜。其实我一直不喜欢意大利的风格,总嘲笑说他们“即使碰到中国队也想打防守反击”;但对马尔蒂尼却一直印象不错。如今他或许是还在踢球的知名球员中唯一一个伴我长大的了,就又平添了几分亲切。 马尔蒂尼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就是他自从开始踢职业足球,就一直在AC Milan,从没换过。这种从一而终在现代足球界可不太常见--另一个我知道的例子恰好也是AC Milan:巴雷西也是在中后卫的位置上踢到40岁才退役的。不知道AC Milan有什么魔法能让这些球员如此忠心耿耿。 比赛结束,AC Milan 2:1获胜。看着马尔蒂尼疯狂地和队员们拥在一起欢呼雀跃,我不禁有些感动:这是他的第几个冠军了?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而他还是如此投入;或许在这个时候,他的感觉和20年前他第一次获得联赛冠军时的没有什么不同? 我好象忽然理解他为什么一直在球场上踢球了。 二十年前的马尔蒂尼 马尔蒂尼在今天的冠军杯决赛之后

Read Full Post »

Wii, Nintendo and AMD

自从两周前买了个Wii,LY就迷上了它。每天早上要打40分钟的Wii Sports,晚上再打一个小时“超级玛丽”。我如果不是这些天行动不便,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觉得任天堂这款Wii的出彩之处全在于那个motion sensitive遥控器。比如玩打网球的游戏吧,你必须象真的打球那样挥拍,否则就打不好;这样一两局下来,就开始气喘吁吁了;拳击就更累了,左躲右闪,招架进攻,几个回合下来就是满头大汗。听说 有人为了减肥,每天坚持玩一个小时Wii Sports,几个月下来竟瘦了十几公斤--我一点也不怀疑。寓健身于游戏,难怪这款游戏机如此popular,以至于网上,local到处脱销;一旦有货在几个小时内就被一抢而空--我的这个是花了高价在ebay上买来的,否则估计现在也没的玩儿。 Wii真是救了任天堂的命。想想几年前Sony的PS2和PSP,大有一统天下的意思;再加上Xbox在旁边步步进逼,任天堂的日子当时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啊。我还以为任天堂会就这么完了,没想到Wii一出,不但失地全收,还打了Sony个措手不及。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今年Wii的出货量,几乎是PS3和Xbox之和了。我觉得Sony PS3完全败在市场调研/定位上。很多文章都说PS3技术上如何先进,从硬件设计,操作系统,到游戏软件的开发语言/接口,都相当出色;$599的价钱是贵了些,但据说还不能完全cover PS3的研发费用。我看Sony错在过分强调了系统的性能和游戏的高画质,而忽略了游戏最基本的功能--娱乐性。而Wii的motion sensitive remote control恰恰就抓住了这一点。另一方面,Sony的PS2和PSP还相当有市场,PS3的推出未免有点和自家人打架的意思。其实说到底,我感觉就是PS3出来的太早了;如果晚上一年半载,估计硬件价钱也下来了,available的游戏也多了,PS2人们也玩腻了,没准儿还是个hit。 不过Wii也有Wii的问题:那就是供不应求。当然这对任何一个厂家来说都是一个good problem to have。但问题是如果长时间得不到解决,也不是什么好事。AMD就吃过这个亏。两三年前AMD卧薪尝胆研制了Athlon X2 CPU,高效率,低能耗,支持multi-core,一下子就把Intel比下去了。记得他们还在101上立了个广告牌嘲笑全世界因为用Intel的CPU而损失了多少多少度电。一时间市场上好评如潮,连Intel的铁杆盟友Dell也开始用AMD CPU了。但AMD恐怕事先也没想到这种情况,很快市场上就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这可不象Wii,PC厂商可不会等;你的CPU不available,那我就用Intel的。缺货就意味着丢失市场份额。于是AMD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到扩大生产规模上。但去年Intel又推出了新的CPU core duo,在效率,能耗各个方面又全面超过了AMD Athlon X2;如今都差不多一年了,AMD还迟迟拿不出一个新产品作为回答--听说即使他们准备在今年年底推出的产品恐怕也难以对Intel构成威胁。造成这种逆转的一个重要原因--据AMD的CEO在一个采访中说--就是因为AMD去年花了太多的精力在扩大生产规模上,以至于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做研发了。所以the good problem can turn very bad。 不过Wii毕竟不是CPU,开发周期要长得多,任天堂还有时间去解决这个供需问题。而Sony,就得好好想想怎么解决这个有点鸡肋的PS3的问题了。

Read Full Post »

北京面食馆

周五的晚上我们一向是出去吃饭的。今天想来想去发现附近的餐馆都有些吃腻了,于是决定去San Mateo一个才开张半年的小吃店--北京面食馆。 上周末我们就来过这个地方,对他们的京东肉饼印象深刻--在这之前我们最喜欢的肉饼可能是三藩“老北京”的了;但一来三藩毕竟太远,二来“老北京”的肉饼颇有些油,不象这里的是烙出来的;所以上星期一尝之后这儿立刻成了我们的新宠。 小店在B街上,离downtown有三四个block,很清静;两面墙上各挂一幅巨大的工笔画,画的象是北京近代钟鼓楼附近的民俗风情,很传神。很快京东肉饼就上了,皮薄肉嫩,层层叠叠 。我们低头吃得正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走过来笑嘻嘻地过来搭茬道“味道还好吧?”一问才知道,他原来是这个店的老板兼大厨。 这时候店子里人不多,于是老板干脆坐在旁边的一个桌上和我们聊起天来。一聊才知道,这位老板居然曾经也是IT中人--他在南湾一个计算机公司工作了七年,后来公司裁员,丢了工作;深思熟虑之后遂决定干点自己一直想做但没做的事--开餐馆。他说他一直喜欢做饭,尤其是京东肉饼和酱肘子更是吃过的人都念念不忘(酱肘子我们还没试过,只能等下次了)。他作了一番调查,发现湾区没有一个做北京小吃做得好的,于是盘下这个小店专以北京小吃为特色,希望能吸引些回头客。老板是个地道的北京人,一口京片子,在这个说英语的地方听起来竟有些亲切。 很快客人多起来了,老板起身又回了厨房。我们不禁相视而笑:谁说在硅谷创业就得开计算机公司呢? PS: 这儿是他们的website: http://www.everydaybeijing.com/。喜欢北方小吃的朋友不妨去试试。

Read Full Post »

The CEO With a Ponytail

今天是Java One Conference的第一天。上午去听了个session,然后是Q&A。上台回答问题的是Sun的CEO Jonathan Schwartz。 以前在收音机里听过Jonathan的interview,感觉是个很能说的人--当然所有的CEO一定都很能说。但这家伙似乎有点不太一样,夸自己的公司总是不留痕迹,让人听起来很容易接受;又知道他虽然身为CEO,还坚持写blog,在网上颇有些影响。所以尽管我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个人,但想象中一定是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样子。 但台上的Jonathan却让我多少有些意外。他个子不高,戴副眼镜,穿一身休闲西装,没扎领带,看上去相当年轻(事实上岁数也不大,--才42岁),就象是个普通的developer;而且,他居然扎了个马尾巴辫儿!美国人穿着随意,甚至怪异是出了名的;可作为这么一个大公司的CEO,居然如此随意,确实有点与众不同--不过这也让他平添了几分可亲可近的感觉。 果然他在回答问题时显得很直截了当,很少拐弯抹角的外交辞令。当有人问道为什么Sun不更多支持一下Eclipse时,Jonathan直接说他们不会刻意反对Eclipse,但Sun也不会主动开发什么Eclipse的plug in,因为“what do you think they are called Eclipse?!”--说起来好笑,多年前Sun最火的时候IBM心中不平,嫉恨Sun的服务器挖了自己服务器市场的墙角,于是挑头开发了这个Eclipse的project,取名“日蚀”(eclipse)就是要遮住这个“太阳”(SUN)。这么多年过去,Eclipse已经成为最成功的Opensource Project之一,不过“太阳”倒也没遮住--可两个公司间还是留下了这点芥蒂。如今事易时移,IBM卖掉了自己所有的硬件业务,一心一意作起了Service Supplier;而Sun也越来越向“卖服务”的方向靠拢了。不知什么时候这两个公司又会斗到一起。 45分钟的Q&A很快结束,扎着马尾巴的CEO也匆匆离去。说句实话,那个session我觉得很一般,这个Q&A和Jonathan倒是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看来这家伙真是公关有术啊!

Read Full Post »

事故

上个周日凌晨一个油罐车着火,烧塌了连接San Francisco和东湾的一段立交桥:油罐车在下层立交起火爆炸,上层立交的钢结构最终被烧化,整个柏油路面象瀑布一样流到下层。尽管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员伤亡,但如此dramatic的事故还是让各大媒体兴奋不已,整个星期都连篇累牍地报道这个事件和后续情况。好象连新浪也报道了这事。如今一个星期过去,整个事件有了些眉目,有这么几点让我觉得很有趣: 1. 维修。 今天早上在报纸上读到州政府宣布的维修计划,说要在6月29号之前重新通车。有趣的是招标过程,要求竞标者费用不得超过两千万,所有材料,人员费用自理,6月29日必须完工;每晚一天罚20万,每早一天奖励20万;下周一晚上开标,从周二开始计时。这真是典型的撒手政府的做法,一切以经济杠杆驱动。 2. 费用。 美国是个算账算的很清的地方。这次也不例外。事发当天州政府就宣布为了舒缓事故带来的车辆交通压力,周一所有的公交都将免费。公交公司(地铁,渡船,公共汽车)– 大多为私营 — 在那天的运营费用由州政府支付。但是,因为烧毁的是Interstate 580桥,归联邦政府所有,所以最终修桥的费用还得联邦出。现在只是州政府垫付罢了。听起来很有点吃饭AA制的感觉。 3. 公共交通。 这个事故在湾区绝对是件大事了,尤其是对于那些住在东湾,在San Francisco上班的人们。事故发生之后,人们都估计因为大家都要绕道走,所以接下来的这个星期San Francisco和东湾的交通状况会非常差。但结果呢?上个星期的交通出奇的好!原因很简单,人们都怕堵车而改乘公共交通了。少几千人开车竟有这么大的效果。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篇童话,说的是有一个地方人们都以make more noise为荣,所以整个国家总是人声嘈杂;一次小王子过生日,国王决定让全国人在那天正午时分一起大喊生日快乐,给小王子助兴;但所有的人都担心因为自己大喊而听不到这空前绝后的噪音,所以偷偷决定自己在那一刻只张嘴,不出声;结果在那一刻整个国家居然无人出声;而人们也第一次领略到了安静的美妙;从此这个国家的人再也不喜欢噪音了。要是有些美国人也能象这个童话中的人一样,因为这个事故而领略到多用公交的好处,那这个事故也算是带来了一点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吧。

Read Full Post »

Henry Coe State Park

周日又去了Henry Coe State Park hiking。三个星期前去过一次,感觉很好。所以趁着旱季还没到,还是山青水秀的时候再去一次。 公园在Sunnyvale南面大约40 miles的地方,果然到处还是郁郁葱葱--只是草明显比上次去时高了许多。这次走了个不同的路线,中间经过青蛙湖--大概是因为从高空看去湖面状似青蛙的缘故吧。拍了一些照片,都是用新镜头85mm照的。有几张还看得过去,贴几张show off一下--想看更多的去我的online album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