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7

DirecTV(续)

还以为这事已经完了,没想到还得写一篇。 本来装完Dish一切都挺好的,没想到周三收到第一个月的帐单,发现什么都变了。当初打电话place order时许诺的种种优惠都不见了--简单地说,当初说的$50一个月变成了$75。心想骗人也没有这么直截了当的。立刻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客服态度还行,但一口咬定他们压根儿就没有那些优惠。说来说去最终只答应优惠10个月,但剩下的一年多就是原价了(我签的是两年的合同)。我当然不干。放下电话,心中愤愤不平。心想一定是当初那个sales representative为了拿回扣随口给我许下了这些空头支票。可惜当初没有记下他的名字,否则一定要去告上一状。 但这事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于是又打开DirecTV的主页,写了一封email抱怨我的case。心中打定主意如果拿不到原来的优惠,宁可不要这个service。DirecTV回email倒是挺快,可内容还是老一套。于是立刻坚决地回信说如果不给我当初的优惠就要disconnect。 两天后终于有一个客服打电话回来。这次有了一点进步,至少承认我当初是被misled了--看来他们是查了这个order的notes了。但优惠还是没有。我真是烦了,直接说要disconnect。于是被转到另一个客服那里,是专管disconnect的。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无论你说什么,我就是不要这个service了。除非你能兑现当初的许诺。可没想到,这个客服一上来没有废话,就直接说“I’ll fix it for you”。看来这些customer retention的客服权力是大些。半个小时过去,我终于又拿到了当初许诺的package。挂电话之前我对这个客服说“you need more regulation in your sales department”,这个客服深有同感地说“I sincerely agree”--看来这种替人受过的事她也没少干。 到美国这些年,发现这种事并不罕见。这里好多东西都是电话order的,尤其是象电视,手机这种service。可是电话里的内容customer又没有记录,一旦发现最终的bill和当初的offer不一致,确实很难对证。所以打电话时记下对方的名字或employee ID确实很重要。不过是Internet时代了,有时候customer也有了更多的leverage。记得去年有人post了一系列blog叫“Dell Hell”,讲的是每一次和Dell的客服打交道的故事,历数对方种种不负责,不专业的劣迹,在网上反响强烈。据说这事闹大之后,Dell还因此更换了几个客服部门的高管。 但不管怎么说,我这事还算解决得不错,--希望没有“再续”了。

Read Full Post »

DirecTV

自从几个星期前掐断了comcast,就一直过着没电视看的日子。最初还好,可时间一长,就发现生活好象还是缺了点什么。于是决定order DirecTV。 其实两年前刚搬到这个家时也想过用卫星电视的。不过那次用的是另一个公司Dish Network。没想到安装的人来了四次,还是装不上那个锅--说是房顶太高了。不禁一怒之下就用了comcast。 可近来promotion结束,full price实在贵得让人难以接受,于是决定再给卫星电视一个机会。鉴于上次的经历,Dish Network是不会再用了。DirecTV是个大公司,电视上也经常能看到它的广告,于是两个星期前的周末就打电话约了星期三下午来安装。 那个周三正好我公司有事,LY就请了一天假在家等着。可晚上等我兴冲冲地回到家,发现还是没装好。原来尽管我在预约时反复强调我家房顶高,安装工人来时还是只带了个12英尺的小梯子。我听了既生气,又失望。好在他们说了星期六下午再来,那就再等上三天吧。 上周六下午,两个穿着蓝T-shirt的工人如约而至,卡车上放着一架40英尺的长梯子。我心中暗喜,心想晚上就有电视看了。可当他们搭好梯子,爬到房檐时,却又停了下来。只见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又慢慢下来了。原来我们房顶太陡,上午又刚刚下过雨,有点滑,他们担心上去不安全。我真是有点泄气了。有一刻我甚至怀疑是不是comcast给我们下了咒,让我们不用它们就没的电视看。但那工人说的也有些道理,我也不想出什么事故,只好约好了周二早上再来。 周二是个大晴天。用小学生作文里的话说,“蔚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上午大约十点钟来了两个蓝T-shirt,其中一个还是印第安人。两个人手脚都很麻利的样子,很快组装好了dish,然后就开始架梯子。然而这时,起风了;而且风越刮越大。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梯子搭上房檐。然后一个人去车里拿工具,另一个人就紧紧地抱住梯子。这时,忽然一阵大风刮来,眼看着那个梯子慢慢向一面歪去,抱梯子的那个无论怎样再也固定不住,于是那架40英尺长的高梯子在一声巨响中轰然倒地,砸得路边的路牌嗡嗡直响。我们赶上去一看,梯子头已经摔裂了。两个蓝T-shirt面面相觑,说这么大的风,看来今天是装不成了。这时我已经丝毫不再怀疑这一定是comcast买通了老天和我作对了。不一会儿两个蓝T-shirt的supervisor也赶来了,检查了梯子,向我道歉说今天装不上了,明天再来。我心想,与天斗,其乐无穷啊。 第二天一大早,安装工人又来了。还是昨天那两个。问他们要多久,他们说两个小时吧,最多三个小时。然后安装开始。看上去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但很快又起风了。尽管不象昨天那么大,但也是呼呼作响。很快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但那个大锅还是没有装好--在大风里,站在40英尺的高梯子上打钉子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看到他们忙上忙下,午饭都吃不上,我也有些不忍,就拿些饮料饼干什么的递上去。直到下午两点钟,那个大锅才终于稳稳地站在了我们的房檐上。然后是接线,走线,下午4点,高清晰的电视信号终于出现在电视上。我们都很兴奋,那个印第安工人更是开始和我大谈即将到来的NBA季后赛。听说我是从中国来的,又大夸姚明如何出色,在场上如何dominant。我问他这次安装是不是最难的一次,他说“It’s definitely one of the hardest. But we come, we see, we conquer!”我不禁笑了,这还是个文人呢。 如今卫星电视终于装好了,价钱是comcast的一半,HD频道却更多。昨天和几个朋友一起看了姚明的第一场季后赛,感觉很爽。想想这个装锅的过程波澜曲折,是为此记。

Read Full Post »

Nikon Nikkor 85mm/f1.8

前几周去给一个朋友照相,回来发现我的18-200mm的变焦头效果很不理想。于是痛下决心,就买了这个镜头。 镜头很快收到,于是周末兴致勃勃地出去扫街。自从几年前开始用数字相机,这还是第一次用定焦头。从取景框中看出去,那种感觉好像是突然有了一双新的眼睛。从人物到街景,咔咔嚓嚓很快拍了拍了一堆。回到家里后处理,又有了新的发现:以前用变焦头,可以随意zoom in / zoom out,构图很方便,所以回家后很少需要crop(剪裁)的;如今就不同了,crop忽然又变得非常重要了。 再说说这个镜头吧。总的感觉很好。照了很多F1.8的照片,发现即使在这种光圈全开的情况下成像还是相当sharp。下面几张都是原图大小的: 第三张可以看到景深非常短,左眼清晰,右眼就已经是焦外了。唯一美中不足是,我发现当目标距离比较远时,这个镜头成像还是不够sharp。不过毕竟这只是个中档的镜头,而且有点telephoto的意思(85mm在D70上相当于135相机的136mm了),扫街很方便,有这样的效果我已经很满意了。 忽然又想起,谁说我没有用过定焦头?想当初家里买的第一个青岛相机,还有上大学时用的凤凰相机,不都是定焦吗? 嗯,有点返朴归真的意思。 想看更多照片的话去我的album吧: yuchen.smugmug.com/gallery/2731194。

Read Full Post »

随大流

我不知道别地儿有没有这个说法,反正在我家那儿,随大流就是别人干嘛就干嘛,没什么创新的意思。总之是个中性偏贬义的词。不过我近来却对这个词有了些新的理解。 大概是去年这个时候吧,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抛弃Microsoft,在家里的台式机上用Linux操作系统。一方面是实在不想再赞助Microsoft了,一方面也是受够了Windows的毛病:慢,乱,和无处不在的病毒,spyware。可天下的Linux版本那么多,该用哪个呢?挑来挑去,最终剩下了ubuntu和SUSE。ubuntu是那时候(现在还是)最火的Linux系统了,用的人也最多--尤其是在美国;而SUSE是个老资格的系统,最初在德国,后来被Novell买下之后,polish得很精致。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无论用哪一个,都差不太多。这时候要与众不同的心理占了上风,于是SUSE就成了我的选择。SUSE果然是个很优秀的操作系统,安装,配置都没有问题。但经过一段时间,我开始时不时地有些后悔当初没有选ubuntu了。原因很简单:用Linux难免会需要到网上搜索些解决方案什么的;而ubuntu的community实在太大了,每次搜索都会有很多很helpful的结果;而SUSE就差远了--有时候甚至只有德语的搜索结果--因为它最初是从德国来的,所以那儿的用户多一些。好几次我都不得不把那些德语解释copy/paste到babel fish里去翻译成英语;每次看着屏幕上那些蹩脚的机器英语,我心里都会暗暗后悔当初没有随大流从了ubuntu。 后来架这个blog网站也是这样。开始我一直是想用Java solution的,于是就用了blojsom。但用了一段就发现有很多功能都不完善。不过这次我学乖了,立刻转投Wordpress门下。尽管是PHP,可确实很好用。更重要的是,不论你有什么问题,上网一搜,答案一堆一堆的--用这个软件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流行还是有流行的道理的。 又想起去年我们设计network storage的architecture。当时有一种接口卡非常快,价钱也不贵,但用的都是新技术。可我们的Architect坚持不用。问他为什么,他说“I don’t want to live on the cutting-edge on my production machines”。想想也是的,毕竟网络存贮不是我们公司的主业,而只是一个工具罢了;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作这个吃螃蟹的--在这里随大流就好了。 所以说,随大流也不是什么坏事。在大多数地方随大流,人们才能集中精力干他们该干的事,或许这样才更有可能在某一方面有所创新吧。 再说回我的SUSE吧,其实我还是很喜欢的,:-) 界面很漂亮,工具也很齐全,硬件支持也不错。贴张screenshot在下面吧:

Read Full Post »

Class Suit In America

昨天下班去邮箱取信,居然从一大堆垃圾邮件中翻出一张$42的支票来。再一细看,原来是微软寄来庭外和解一个class suit(集体诉讼)的。 说来话长,那还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当时美国政府正告微软垄断告得起劲,加州一些消费者也趁势状告微软利用垄断地位侵犯消费着利益,将微软软件定价过高。记得有一天我忽然收到一封California State Court寄来的信,说如果我在过去两年里买过任何微软的软件产品,或任何带有微软软件的计算机,就可以加入这个class suit。正好我刚刚买了一台笔记本,用的是Windows XP,于是就填了一张表寄回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得什么好处,很快也就忘了。没想到这么久了,居然还真有了结果。钱虽不多,但也够我们出去吃顿像样的晚饭了。:-) 全世界都知道美国人爱打官司。大到微软垄断,小至喝咖啡烫了嘴,都要法庭上见。而class suit说得直白点就是“大家一块儿打官司”的意思。这类案子都是民事诉讼。通常由一个或几个人发起,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都有同样遭遇,于是就发展成了class suit。一旦成为class suit,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成为原告的一员。象这个微软垄断案,任何买过微软软件的人都可以加入。而作为class suit中的原告,你用不着上庭,也不用作证;只用填一个表,声明接受这个class suit的结果,并放弃单独起诉被告的权利,就可以了。真正的官司由那几个主告人和律师去打,绝大多数象我这样的原告就只用坐享其成就行了。 这听起来真是一件美事,颇有点儿天上掉馅饼的意思。毕竟,这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有时间,精力和资金去和微软打官司。如今什么都不用干,就有支票寄过来;即使官司打输了也不损失一分一毫,岂不美哉。确实,最初美国国会搞出来这个class suit的初衷就是要减小类似的民事诉讼的社会成本,给打不起或不愿打官司的普通人一个补偿损失的机会。但近年来,我却觉得这个class suit变得越来越象是律师敲诈大公司的工具了。原因很简单,公司大了,产品多了,难免有纰漏;于是就有一批律师整天盯着,一发现一点问题就拉一批人来class suit--要是找不到足够的原告还会在电视上作广告。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算是多了双监督的眼睛吧。可问题是,这种案子很少有最后打到底的,绝大多数情况最后都庭外和解了。和解的结果通常是:公司不承认做错了任何事,但愿意拿出一笔钱来了帐(所谓“属鸭子的--肉煮烂,嘴还是硬的”);然后律师们就会分一大笔钱出去,剩下的再由成千上万的原告分。象我这样能分到42块钱的情况,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仔细说说我这个案子吧。这个案子是2003年7月法官同意结案的,结果成为美国历史上赔偿金额最大的庭外和解案:微软赔偿总计11亿美元,其中2.94亿分给了打官司的律师们,剩下的8亿由加州1400万消费者分--平均每人能分到大约57美元;更重要的是律师们的钱都是现金,而消费者的赔偿则是coupon--也就是象我这样,必须先填表,再寄出去合法拥有微软软件的证明,再等上三四年,然后才有支票寄过来--这哪有律师们的现金来得痛快。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么大耐心,于是就放弃了;而微软等的就是这个,少一个人claim,就少付一份钱。于是所谓的给消费者争取利益的一场诉讼就成了律师们和微软的“分赃大会”,而消费者,只不过是律师们和微软谈判的一个砝码罢了。 另外一个有名的class suit的案例是关于Western Digital 的硬盘容量的。 现在如果你买一块硬盘,就能看到上面都有“1GB is1,000,000,000 bytes”的字样。这就是那个class suit的结果。搞计算机的都知道,1K=1024 bytes,1M=1024K,1G=1024M--这都是因为二进制的结果。所以在计算机里说1G的空间其实是1024x1024x1024=1,073,741,824 bytes。而硬盘厂商们通常是把1,000,000,000 bytes作为1G的。于是100G的硬盘买回家,格式化以后就成了1,000,000,000 / 1,073,741,824 = 93G。于是就有人搞不清楚了。而又有律师看中了这个发财的机会,file 了class suit。结果呢?律师们拿了50万律师费,消费者得到的只是一个可以在网上下载的软件和包装盒上的“1GB is1,000,000,000 bytes”的字样。 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但结果都是大同小异。难怪有人抱怨说最低限度应该要求律师和消费者同样待遇:如果消费者拿coupon,律师也不能拿现金;如果消费者只能下载软件,那让律师们也去下载软件作为律师费好了。可我还从来没见到有这么实施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class suit中也有一些真为消费者解决了问题的--这样的案子往往更加影响深远,颇有一些还被拍成了电影:比如“Erin Brockovich”,讲得是PG&E因为排污不当导致当地居民患病,最终赔偿3.33亿美元的故事--女主角Julia Roberts还因此得到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2005年的“North Country”也是一件真事,那个案子最终导致了反性骚扰法案的建立;还有“Civil Action”,John Travolta演的,也是很不错的一部电影。 总之,我其实是不反对律师们多拿些钱的;毕竟不打官司我连那42块钱都拿不到。但我希望每一个class suit都能或多或少真正解决些问题,而不要仅仅成为律师要挟公司的一个过程;否则,我宁可不吃那顿free的晚餐。 最后把我查到的一些资料列一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看: 加州-微软案官方网站 加州-微软案新闻 Overpriced Law 电影“Erin Brockovich”的案例原型 电影“North Country”的案例原型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