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rch, 2007

呵呵,好久不写了。看来坚持不比写一两个长篇容易啊。:-) 上周末去了Napa,因为听说那儿的油菜花开得正好。去了之后,果然名不虚传。路边大片大片的菜花一片金黄,气势逼人。正值中午,阳光灿烂,满地的菜花亮得竟有些晃眼。农田的尽头一个破旧的木板房,房前一辆火红的拖拉机,衬着金黄的油菜地,更是好看。于是端起相机噼噼啪啪一通狂拍,直到后来游人越来越多,才恋恋不舍地跳上汽车。看着那片花海在后视镜中渐渐远去,忽然想起那个木板房正好朝西,如果等到傍晚,夕阳照在上面,对着田中的菜花,应该是绝色的美景吧。 下午一路沿着29号公路开开停停,然后又转到山腰上的Silverado Trail,正好可以俯瞰Napa Valley。傍晚时开到valley的出口,阳光斜斜地洒在绿色的山坡上,果然美不胜收。但转了一天,还是有点累了,于是没再回去看那片菜花和木板房,直接打道回府。 晚上回到家,把照片处理完毕,却有些失望:感觉照了一大堆照片,没有一个有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的。 不禁有些后悔傍晚时没有坚持一下,去拍夕阳下的油菜花--也许我错过的是最美的景色呢?但无论如何,还是先把这些还看得过去的拿出来吧: 想看更多照片的可以来这儿:Napa Valley 摄影真不是件容易事。以前总是奇怪那些照风景的为什么明明是大白天还要扛着死沉的三脚架,这次终于领教了。 有一张我想照那个木板房的,用长焦拉近了一点,又希望前景背景都清楚,就想把光圈尽量调小。结果到f22,快门就已经1/60秒了。光圈再小的话手就端不住了。只好将就照了一张,出来后背景还是虚的。如果用了三脚架,就不会有这问题了。其实当时我车里就放了个新的三脚架,最近刚买的;虽然不是专业级的,但也相当好了。但人已经下了车,又走进油菜花地有几十米了,就懒得回去拿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摄影这东西是分三块儿的:技术,器材和心理。 技术就不用说了,牛人用什么器材都能照出好照片来。我很喜欢的一本讲摄影的书,John Shaw’s Nature Photography Field Guide,的作者就反复强调别太rely on器材。当然这不是说器材不重要。去Napa的前一天到朋友那儿玩,顺便照了些照片。结果立刻发现我的那个18mm-200mm的变焦头照起人像来真是吃力。因为变焦太长,光圈就开不了太大,结果背景虚不掉;人物和背景反差大时背景又是一片全白。估计一个100刀的50mm/f1.8的镜头就能照得比这个好,而我这个可是好几百的镜头啊--不是说这个镜头不好,只不过不是专门干这个用的罢了。当然,下面这个镜头就不是凡人可以用的了,:-D 至于心理,是最近去Zion的路上才意识到的。当时在Highway上开车,落日把路边的一片丘陵照得一片紫红。很想就在路边停车照几张,但一犹豫,就过去了。这次落日的木板房也是这样。我想一个专业的摄影师,要是意识到夕阳中的油菜花会很漂亮,恐怕下午哪儿也不会去,早早就支好了三脚架在那里等着了。我等凡夫俗子还想着要多玩几个地方,自然就没有缘份领略那份美景了。我平时经常来这个人的网站,读些review,tips什么的。他在一篇文章里说起他是怎么照出那么多颜色绚丽多彩的照片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耐心和坚持(patience and perseverance)。因为一天中最美的时间总是早上和傍晚,他说为了照那些照片,通常要凌晨两三点起床,赶在日出之前就在拍摄地点准备好;照完后回来,吃个午饭,到下午三点钟再跑出去等日落。按他的话说,当那些景色出现的时候,只要你在那儿,无论谁照出的照片都差不了--可问题是没有几个人能到那儿。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你真的愿意为了照那么一张照片而两点起床,恐怕和真正的摄影师也差不太多了。所以我想,要想真的成为一个好摄影师,心理上还真得把自己当个摄影师才行。 说了这么多,忽然回头一想,其实又何止摄影是这样呢?

Read Full Post »

夏令时

早上一觉醒来,看看床头的闹钟居然已经快11点了。 诧异了一下,才意识到今天改夏令时了。 美国年年都有夏令时,但今年的来得特别早。最初的夏令时开始于一战期间的德国和澳大利亚,在二战期间美国的罗斯福政府开始试行,直到1974年一月尼克松总统才签署法令规定各州必须实行夏令时。从那时到去年30多年间,夏令时一直是每年四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开始,到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天结束。但在2005年十一月,美国国会通过新法案,决定把夏令时延长一个月,希望以此节省更多的能源。新的夏令时从今年开始试行,开始时间提前三个星期,结束时间延长一个星期。于是今天就成了新夏令时的第一天。 本来这不是一个什么大不了的事,时间改了就改了。无非大家要把自己的闹钟,手表都调快一个小时罢了。 可在信息时代,这件事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无数的计算机已经设计好了每年的四月自动把自己的时钟调快一个小时,到十一月初再调回来;如今忽然让它们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哪有那么容易。家里的计算机可以一台一台地手工去改,可IT公司动辄有成百上千台服务器,想改就不那么简单了。我们公司从今年二月起就开始plan这事儿,还专门设了个project。其他一些popular的软件公司,比如微软,IBM,Sun,Palm,也都纷纷提供补丁软件给用户。如果把所有这些公司在这件事上投入的人力物力加在一起,花费恐怕不止百万千万吧。再想想七年前的Y2K,也是同样的问题。对这个世界来说1999年和2000年又有什么区别,可因为20年前计算机发明者的设计,几乎是完全人为地在20年后创造了价值数以亿计的project。 几千年来随着人类的进步,几乎无可避免地导致人类越来越依赖于技术。就像夏令时这事,如果发生在几千年前会怎么样?恐怕没人在乎--人们本来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天太阳升起得早了,自然就早起一点,管他什么夏令时冬令时。哪象现在这么麻烦。不禁又想起几天前一件好笑的事,一个中队的F22,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要从美国本土转场到日本的空军基地。在飞越国际日期变更线时因为时间计算错误导致所有的机载计算机crash,结果这些单机造价达1.2亿美元的最先进战机忽然都成了瞎子,聋子,最后只好靠目视跟着编队里一架老式的空中加油机飞回美国本土检修。这真是对高技术的一大讽刺。 说了这么多,可千万别以为我是个反技术主义者。只要人们能够利用技术,真正成为技术的主人,技术进步就是人类的福音。最低限度,如果真的回到石器时代,又有谁会看我的这些blog呢?:-)

Read Full Post »

电影Rain Man

前天晚上打开电视,一个台正好在放电影Rain Man,就又看了一遍。   这是快20年的老电影了,我以前也看了不止一两遍了,可classic就是不一样,再看还是挺有意思。看着片子里Dustin Hoffman出神入化的表演,和Tom Cruise年轻气盛的样子,想想时光飞逝,更是感叹不已。尤其是Las Vegas那一段,更让我忍俊不禁--想想十天前才在那儿玩过同样的游戏,只不过没有本事记住6副牌罢了。今天早上又在网上search 关于这个片子的文章,无意中翻到这个片子的医学顾问的一篇文章,又了解了更多的幕后故事。原来这个片子是1986年底开始筹拍的。最初是打算让Dustin Hoffman演rain man的弟弟,就是Tom Cruise后来的角色。但Dustin Hoffman接到剧本之后,坚持要演rain man,因为他在1983年看到过一个介绍这种病(savant symdrome,学者综合症)的电视节目,当时很受感动。于是又请了Tom Cruise来演他弟弟,后来证明这是一个绝妙的组合。 电影剧本也颇修改了几次。最初的版本相当好莱坞化–有黑帮打斗,警匪追逐;如果真按那个拍出来,无非又增加了一部垃圾电影而已。但Dustin Hoffman和这位医学顾问坚持认为这是一个向世界展示这种罕见病例的机会,整个电影情节应该更真实。于是编剧改写了剧本--但还是留了个好莱坞式的结尾:最终rain man病情大有好转,跟他弟弟回了家。但这位医学顾问再次指出这是不可能的:一个十几年的精神病人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星期里有太大变化。最终编剧把结尾改成了现在这样:rain man必须重新回到医院里,但已和他弟弟建立了一点感情上的联系,用这位医学顾问的话说,就是“It is a hopeful ending, but (also) a realistic one”。 除了电影之外,Dustin Hoffman在整个拍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人文关怀也让人感动。rain man有两个原型:Kim Peek和Joe Sullivan。在Joe的家乡,辛辛纳提的一个小镇,的电影首映式上,Dustin Hoffman说了这么一段话: We just made a film that will play for a month or two, or whatever, in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and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