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美国的体育

转眼又快到Super Bowl weekend了。 记得三年前的这个周末,我们出去买东西。阴阴的天气,有点冷。一路上车辆很少,到处显得静悄悄的。我们都不禁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么安静。回到家之后才突然想起来有Super Bowl。连忙打开电视,发现已经错过了前三节--还有中场休息时Janet Jackson的露点show 。好在第四节仍很精彩,最终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在最后4秒钟时罚中一个field goal,以32:29险胜,捧走了Super Bowl。 其实我根本算不上是个football球迷。不但对那些球员,球队的典故一无所知,连规则至今也还没有全搞清楚--不过看看比赛倒是够了。但每年的Super Bowl在美国绝对是一件大事。到时候人们往往请上一群朋友,要么在家,要么去个Sports Bar,聚在一起,喝酒看球,吆五喝六,其乐无穷。这时的Super Bowl与其说是一项体育比赛,倒不如说是个social event,或party的借口罢了。今天早上听新闻,说每年Super Bowl前连电视机的销量都会增加5%左右--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说了Super Bowl,就不能不说美国另一个重要的比赛--World Series,美国职业棒球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的冠军争夺战。棒球在美国是一项影响深远的运动,仅职业联盟就已经有100多年了,其历史更是早已成为美国文化重要的一部分。可惜我总觉得棒球比赛时间太长,对抗性不强,至今不得它的精妙所在。但一百多年来,美国人对它的热情却丝毫不减,连相关的收藏品也非常受欢迎。每次比赛,除了专门去看球的,还有一些带着棒球手套,专门等着收集全垒打棒球的人。在电视上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况:一个全垒打到观众席上,周围的人立刻一拥而上,挤成一团,疯抢那个球;然后捡到球的人把球高高举过头顶,表明自己是最终的主人;周围的人也一哄而散。别以为他们是小题大作--这样一个球,尤其如果是某个明星运动员打出来的,有时可以卖到几十万美元的天价。至于为什么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的冠军争夺战要被称作“WORLD” series,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并不奇怪,很多美国人恐怕不知道除了美国之外还有个世界的,:-) 。就象足球,红遍了世界,可在美国就是热乎不起来。 说起足球,在这里,更象个女子运动。周末的下午总能看见一些小女孩穿着足球鞋,刚刚踢完比赛的样子,在大街上走。94年美国世界杯以后,也有了足球联赛。如今都13年了,还象是一锅永远煮不开的温水,没有太多影响,也没有太多观众;只有一些过气的球星,象Beckham,跑来养老,顺便挣上一大笔钱。不过湾区还是个很国际化的地方,喜欢足球的人还算不少。去年世界杯时公司里很多人为了看比赛晚来早走,后来干脆在会议室里放起了现场直播,让我依稀又想起了当年在学校看球的影子。最有趣的是有个同事,一个地道的美国白人,却对足球非常着迷。他不但对几乎所有的意大利,英国联赛都一清二楚,连中国足球都略知一二--不过当然是女足了。 相比之下,NBA是进入中国最早的美国职业体育比赛了。乔丹,巴克利等一大批球星早已人人皆知。不过在美国,它的影响却似乎赶不上棒球和橄榄球。 但是自从有了姚明,在美国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所有的(--这也许有点绝对了,我或许该说大多数)华人一下子都成了休斯敦火箭队的球迷。怪不得火箭队的经理死活也不让姚明走,除了打球之外,这还是一把打开中国市场的金钥匙啊。 这三大职业联赛,在美国可能是影响最大的体育活动了。但既然是职业比赛,就到处透着商业味。除去比赛中无处不在的广告不说,只看看赛季安排就知道了:Football联赛每年8月开始,1月进入白热化,二月初是Super Bowl,赛季结束;NBA比赛11月开始,4月份进入季后赛,六月底结束;而棒球联赛则是4月开始,通常到11月结束。三大联赛安排得错落有致,让你一年都有得看。而赞助商和联赛经理们看中的,则是球迷腰里的钱包--让你一年到头都有花钱的欲望和借口。 或许是这些比赛商业味太重的缘故吧,美国也有很多人喜欢大学联赛,象篮球,橄榄球都有众多的观众。往往是你一旦从某个学校毕业,就成了那个学校的终生球迷。一辈子摇旗呐喊,乐此不疲。我当年上学的那个大学城只有6万人口,却有一座可以容纳8万人的橄榄球场--那是在学校拿了一次全国冠军之后,狂喜的校友们捐钱修建的。每到有比赛的日子,校园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有的校友甚至会开车数百英里来看比赛,其热情让人感动。但换个角度想想,如果能找到这么一件事,或这么一个地方,你可以终其一生毫无保留地支持它,热爱它,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呢? 说了这么多美国的体育比赛,其实我觉得美国真正的体育精神是普通美国人发自内心对体育的热爱。记得刚来美国时,觉得最匪夷所思的事之一就是不论在任何时间,地点,你都能看到跑步的人--即使是午夜也不例外。后来时间长了,才发现美国人真是喜欢锻炼。 再加上美国优越的环境,更给他们创造了便利的条件。很多人都是从随便玩玩开始,发现自己有天赋,又真心喜欢这项运动,才最终走上职业运动员的道路的。其实一些边缘项目的运动员,往往不能靠比赛为生,还得另外干一份普通人的工作,生活并不轻松。LY以前的一个同事就是这样。他是美国国家乒乓球队的主力,参加过奥运会,世界杯等重要比赛--当然成绩不能和我们的运动员相比了,:-) --但也是一个普通的软件工程师。他平时会自己找陪练,教练坚持训练,以保持自己的水平。我想他能坚持下来,恐怕和真心喜爱这个运动是分不开的。还体育以健身,娱乐的本来面目,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吧。

Read Full Post »

辞职

上个星期四我们组又有一个同事辞职了。说“又”是因为最近辞职的实在太多,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收到Farewell email。但这个同事有些不同。 他是大概一年半以前进公司的。我还记得那一天我出去吃午饭,他刚Interview完,正好在电梯口碰到。随便聊了几句,他说话声音很低,有些腼腆的样子。后来问起其他人的意见,都说技术上没问题,但是不很passionate。最终还是给了offer。现在一起共事了这么一年半,我不得不说,he is one of the best — if not THE best — software engineer I ever worked with。他对新技术知道的非常多,做事思路也很清楚。和他讨论问题,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他文档尤其写的详细,几乎是把他的大脑都记下来了--这对于我们这些接手他的projects的人来说,真是莫大的福音。他人很nice,也很会玩。几乎每两个周末就要去Lake Tahoe玩雪地滑板(snow boarding)--他说滑雪已经太没意思了。他也很喜欢各种新出品的电子产品,IPod, bluetooth wireless headsets, …,他都会搞一个来玩。不过他连网上购物都透着与众不同--他会花时间去搞清楚Amazon URL里每个参数都是什么意思,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再构造一个--这样要比在Amazon的网站上直search要有效得多。只不过也许是东亚人的本性吧,他话总是不多,有些 reserved。所以在公司里的朋友也不是很多。他对business不是很关心,只是喜欢作技术。但公司前几个月的重组搞得到处乱七八糟,也没有象样的 project可做。他终于觉得无聊了,于是决定离开去一家startup。 大约两个月前我们组还走过另外一个人。 也是一个很出色的software engineer。他是Harvard生物系的Ph.D,毕业后在一家大的制药公司作科学计算,后来转行做软件的。最初知道这经历,我还以为他和大多数趟这趟浑水的人一样,想趁着dot com boom,挣些quick money;后来了解这人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儿--因为他当年是take 了50% pay cut 才进入这个行当的。一个有家有口有房子的人,不惜工资减半,放弃名牌大学的Ph.D去转行,我相信还是要有些决心的。后来和他聊起这事儿,他说从来没后悔过--即使当年被laid off 的时候;因为这个行业新东西多,总是有的可学。这一点是我们公司所有认识他的人公认的。因为转行的缘故,他比我们要大十岁左右。但是只要闲下来,他就会到网上找些技术文章来读,乐此不疲。他买了个IPod,但从来不用来听音乐;而是从MIT,Stanford等学校的网站下载一些计算机类的课来听--还因此吃过一张罚单,因为加州法律规定开车时不能两耳都带耳塞。他自我解嘲说“就算是听课费了”。可是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因为技术上不行才这么努力的。他是大家公认公司里最好的developer之一。当时我们坐邻座,又因为同样文化背景的缘故,自然就更close一些。记得他临走前感叹说“this company is falling apart”。真是此言不虚啊。 组里一下子走了这么两个顶梁柱,老板都有些诚惶诚恐了。一天几遍过来问我们“what can I do for you?”其他组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其实想想真是何苦呢。当初公司重组时又何尝想过,问过这些基层employee的感受,意见。如今牛人都走了,再招又谈何容易。但这似乎是个不可抗拒的规律。公司一旦变大,个人就成了可有可无的棋子。你的喜怒哀乐都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一个个具体的business goal。日子也开始变得无聊乏味。有时候想起几年前,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很难想象那么多有趣的人,事,会在短短的两年里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知在哪里能找到既成功,又fun的公司。或者,那只是我的dream job?

Read Full Post »

修车记

这几年公司离家太远,不知不觉才六年的车就已经快十万英里了。前些天收到DMV的信,下次注册前必须要做Smog Check(尾气检测)了。 在网上查到一个小店,离家很近,开车五分钟就到了。大概是因为周日下午的缘故吧,店里很清静。一个小伙子跑出来招呼我们,说很快就好。坐下看了一会儿报纸,果然就测完了。小伙子笑眯眯地告诉我们通过了,又给我们解释每一项数据。问他是不是店子的owner,他笑笑说不是,是他老爸的。然后他问我们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们们说在网上;他听后得意地笑了–看来那些广告都是他贴的 — 一个新一代的传统行业的继承人。 从店里出来,午后的阳光很灿烂地照着。心情很好,不仅仅是因为测试通过了,更因为碰到了一个诚实快活的修车匠。记不清古龙在哪本小说里说过,“快乐的人应该受到尊重”,还是有道理的。 不禁又想起以前修车的经历。刚开始的时候对车一窍不通(现在是七窍通了六窍,:-p ),找到个修车铺,里面的人个个盛气凌人,搞得我处处小心谨慎,生怕得罪了哪一位。出来后发誓下次要找个态度好的。想想那时找修车铺的要求,就是nice而已。美国nice的人多,试了没几家就找到一个。可很快就发现那里的人不说实话。50块的零件收你150,没毛病说成有毛病。后来我也学聪明了,每次换零件时都坚持用自己事先买好的,这样他们至少不能敲诈我零件钱了。可这样一来,态度立刻很差了–没那么多钱挣了嘛。于是又换。这时我的要求又加了一条:诚实。Nice and honest。 可我真是没想到在修车铺这个行当里这居然是个很高的标准。找来找去竟找不到。前些时候更是在电视上看到,jiffy lube,美国最大的连锁修车店之一,在某个城市的分店,居然收了客人钱之后,什么都不干(Link 在这里)!然后骗客人说维护做过了。要不是电视台在车里装了hidden camera,这帮骗子估计打死也不承认。 再回来说我找修车铺吧。半年前终于找到一家,也是在网上看别人推荐的。去了一次,做了9万英里维护,发现还不错。人很nice,说了几个毛病,都挺有道理。价钱不便宜,可也不离谱。看来是通过了我的前两个 — 甚至第三个标准: knowledgable,了。决定就先用他们一段,希望能不让我失望。 其实我心里还有第四个要求,呵呵,不过一时半会儿就不指望了。这最后一个要求是:resonable priced。 这就是我对修车铺的要求:nice, honest, knowledgable and resonable priced。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