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人物' Category

卖电视

感恩节前又买了个大电视,现在家里四口人,已经有三个flat panel TV了。必须得卖掉一个了。 前天下午把广告贴在craigslist上,以为圣诞节前不会有人问津了。没想到昨天一大早就有人打电话来。买主自称是个学生,说想给老爸买件圣诞礼物。在电话里问好情况,他说马上就来取。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黑色的凌志SUV停在门前。从车上下来两个小伙子,长得不高,都圆头圆脑的。走在前面的和我握手时,露出小臂上的一片刺青。我早在屋里把电视接好了,等着他们验货。没想到领头的小伙子进来后只看了一眼,就说:“好吧,我们这就把它搬走!”前后不到一秒钟。我心想这位真是心眼儿宽,买旧货居然都不仔细看一眼--虽然我知道这电视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他的同伴也随后跟着进了屋,站在那儿左右张望。领头的大概意识到了,扭过头去喝斥道:“你看什么看!”他的同伴连忙乖乖地低下了头。我不禁笑了。两个人把电视抬上车,付了钱。我想这卖的是个大家伙,就问道:“能不能看看你的驾照?”听我这么问,看得出他有些诧异,但还是把驾照给了我。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又还给他。然后两个人上车,呼啸而去。 我回到家,心想这可真快,前后十五分钟都不到。没想到过了半个小时,忽然接到那小伙子的电话,说电视拿到家,打开后屏幕中间有一块黑色方块,问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告诉他一定是他无意中把字幕打开了;只要关掉就好了。可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关。我说manual不是也给你了吗?看看不就行了。他说他爸爸就快回到家了,他想在他回来之前把电视设置好,给他个惊喜,所以怕翻manual太慢。我听了有些感动,可手头又没有manual,也记不得该怎么关字幕了。正为难间,我灵机一动,跑到计算机前,google了一下电视的型号,果然轻松找到了manual的电子版。我打开manual,一步一步地告诉他该怎么做。问题果然解决了。他很兴奋,在那边连连道谢。我正要挂电话,他停了一下,忽然说:“I know I have tattoo … but I am a good person … I am a student … just want to give my dad a surprise …”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我要看他驾照才这么说的,连忙告诉他说我知道你是好人,看驾照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很高兴,又说他家在旧金山有一间海鲜批发市场,让我下次买海鲜时一定去找他。我听了忍不住地笑。 放下电话,心情很愉快。不仅是处理了一件多余的东西,更因为碰到这么一个可爱的人。

Read Full Post »

记我的同事们(四)

同事J J是我的老板。 他其实只比我早两个月进这个公司,那时我们的老板还是U。因为当时组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作Java programming,所以在有一些technical decision的时候,我们的观点自然就比较一致。和别人争论些技术问题,我们俩通常也是轮流上阵。不过因为他那时的title毕竟是组里的architect,所以他出头的时候还是多一些。中午吃饭时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抱怨公司的系统如何落后,有些人如何固执什么的。直到后来组里招的人越来越多,感觉才慢慢好一些。 J很喜欢生活中的新技术,和一些cool gadget;但不知为什么,他自己似乎不愿花太多时间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而总是问别人。所以我总嘲笑他说新东西对他来说就象fashion对于女孩子,是用来show off的。他自己也不否认。不过他对于有些东西还是很passionate的。比如飞行。他和别人合买了一架飞机,还参加了飞行员培训。大概进公司半年后,终于拿到了正式的飞行驾照。还记得他那一天兴奋地把驾照show给每个人看。后来的一天,他问我们组里的几个人想不想飞到Halfmoon Bay(离我们公司几十英里的一个海滩)吃午饭。我们当然求之不得。他告诉U的时候,看得出U有些不情愿,毕竟组里所有的人都在这一架小飞机上了。但终于也没有反对。于是在圣诞节前不久的一个中午,我们四人一起来到了机场。他的飞机是一架单引擎小飞机,坐进去的感觉就象是坐在一辆很小的汽车里。他认真地问了我们每个人的体重--用来计算飞机的平衡用的,又检查了飞机的各个部件。待大家坐稳之后,飞机慢慢滑上了跑道,然后呼啸着升上了天空。看着机场旁边 Oracle的building在脚下慢慢缩小,远去,旁边的101象一条带子盘绕在半岛上,而前面翠绿的山峦象一面画卷慢慢在眼前展开来,每个人都显得很兴奋。飞过一座山峰时,还遇上里一点小小的湍流。我们都没觉得什么,但事后J说他当时还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带乘客驾机。除了这个小小的颠簸之外,飞行很顺利,半个小时后飞机就平稳地降落在Halfmoon Bay机场。而吃过午饭,飞回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坐飞机去吃饭,而且是在一个weekday的中午,这可能是我最exotic的经历之一了。 但作为一个manager,J一直不能很好地read people。再加上他有些“jump on conclusion”的性格,让他在公司得罪了不少人。在公司的最后几个月里他一直很郁闷,最后跳槽到了另一个大公司作senior architect。我很为他高兴。因为我一直觉得他的性格,能力,并不适合作people manager,而这个新工作是个技术活儿,应该更适合他。几个星期前在Mountain View的街上无意碰到他,聊了一会儿,在新的公司他果然很开心。希望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 同事C C是个Operation Engineer,一个胖乎乎的的秘鲁人。我们公司在engineer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我们可以没有CEO,但不能没有C。他不但对于自己领域内(硬件,网络)的技术非常精通,对于应用程序level的logic也很清楚。而且他工作非常努力,几乎每天在公司都要待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走。据说有一次居然忘了自己的vacation,工作了两天之后才想起来。 但最难得的是他人还很随和,工作中也很flexible,所以在公司里是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去年公司里组织了一个auction给charity捐款,规定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拍卖,拍卖所得全部捐给charity。C别出心裁地把 “dress me for a week”列在了上面--也就是说,如果你赢了这项拍卖的话,随便在哪个星期里,C会穿你指定的任何衣服。结果这一项成了那个拍卖会的大热门,最终被一个同事以五百多美元买走,是那天拍卖的最高价。 在后来要打扮C的那个星期,几乎全公司的人都绞尽脑汁找些奇装异服来给他穿:有画上比基尼泳装的T shirt,非洲不知哪个土著五颜六色的部落服装,猫王的打扮,… 而C来者不拒,一一穿上。同事们还拉他到三藩里吃午饭,引来无数旅游者和他合影。 C是单身。有一次我和LY在Mountain View吃饭时碰到一个秘鲁女孩,还想过要介绍给C。不过最终也没有开口。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不在公司里泡那么久,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 这个系列就写这么多吧。其实公司里还有很多人值得一写,比如温文尔雅的K,道貌岸然的R,固执的G,热情奔放的E,… 可惜水平有限,很多东西写出来就发现和自己真正的感觉不一样了。也许还是给自己留些空间的好。

Read Full Post »

记我的同事们(三)

同事B 同事B四十多岁,是个地道的美国白人。但我每次见到他都会把他和北京人联系起来。因为他太能侃了,而且嘴贫得很。 去年我们公司从CVS换成perforce,作为公司的release engineer,他自然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刚刚换成新系统,大家的问题也特别多。那些天,他可能是公司里被招呼得最勤的人了。他也总是呼之即来,无论什 么问题都一一作答。比较逗的是每次回答完问题,他都会象客户服务似的,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If you are satisfied with my service, please let my boss know.”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给他写过表扬信,不过经过这件事,他倒是真的攒了不少reputation。 不过最让我惊奇的是他对足球的了解--我这里说的是真正的足球,不是美式football。在这边颇见过一些喜欢踢足球的老美,不过都是只踢而已, 比赛是不看的。最多有美国队比赛的时候才会瞄上一眼,对于英超,意甲,根本是毫无概念。可这个B不同。他最喜欢的球队是英超的阿森纳,座位旁边还常年放着 一件阿森纳的球衣。对于世界足坛的历史,动向更是了如指掌。我这些年看球少了,经常和他聊着聊着就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了。我感觉上他对足球典故的了解程 度,可能只有我的一个被称为“字典”的同学可以和他媲美--而那个同学也正好是北京人。记得有一次和他聊天时说起我在湾区的一个party上见过周扬,前中国女足的队长。他立刻接下去滔滔不绝地把周扬的生平简历一一道来。当然我们又免不了提起1999年中美女足之间的那场点球大战。我说最后的美国的那个进球是犯规在先,他也不否认,只是狡谐地笑着说“well, that’s soccer, right?”是啊,我也没法否认,这就是足球。只是可惜中国女足再也没有那么接近世界顶峰的机会了。 我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他过来和我道别。我有些遗憾地说“I feel sorry because it’s gonna be hard to find another American who knows so much about soccer。”他想了想,有些得意地说“yeah,I think that’s true.” 然后又接着说,“but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chat anytime.” 同事E E是B的老板,是个年近中年的单身妈妈。她是个很会作人的人(没有贬义),平时非常随和,很生活化,打扮看得出很精心,也很得体;尽管在工作中有时显得咄咄逼人,但公司里绝大多数人和她关系都不错。 她是乌克兰人,但对乌克兰和前苏联却非常反感。我最初总觉得她的反感似乎也太强了一些。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她聊起自己不寻常的经历,我才明白了这幕后的原因。 [...]

Read Full Post »

记我的同事们(二)

同事T:I don’t care about your little purple vacuum … T在我们公司掌管Sales,算是个高层了。我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人。一来是因为他是个“见面熟”--而我通常对这类人都不感冒;二来是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同事在他手下,很能干的一个人,但不知怎么就是和他处不来,最后走了;临走时写了洋洋洒洒一长封farewell email,很隐晦地表示了自己的种种不满。有这么两层,我对T没法有好感。 不过我还是得承认T是个工作相当努力的人。我自认为上班距离就够远了,但他比我还要远一倍。每天花在开车上的时间就有差不多三个小时。而且他几乎每天都比我们这些engineers来得早,离开的时间却差不多。他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刚进公司时只是个普通的Sales Representative,后来一步步做到Head of Sales这个职位。不hardworking恐怕是到不了这一步的。 我们组和他的手下打交道很多,慢慢和他交往也多了。逐渐发现他是蛮可爱,孩子气很重的一个人。这在一个一米八多的大汉身上似乎不太协调,但他就是这样。一次公司经过旷日持久的谈判终于签下了一大单合同,他一进公司就忍不住兴奋得手舞足蹈,最后干脆一头扑在地板上打了个滚。他作sales久了,故事自然很多,有时闲下来会说给大家;而他也从不讳言自己翻过的错儿。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他刚作sales没多久,去参加一个会,却迟到了。他当时的老板,后来我们公司的Chief Sales Officer,当着众多同事的面指责他说:“You make me feel your time is more valuable than mine, which is not true!”他说他当时是战战兢兢,汗不赶出。不过据说后来他开会再也没迟到过。 不过他最著名的还是和一个客户打交道的小故事。早年每个Sales Rep都要管数百个客户,经常是忙得不可开交。而每个客户都觉得自己的问题是最重要的,稍有不满就会发信抱怨。有这么个online store,以卖小家电为主,象吹风机,吸尘器,toaster什么的。这个store实在是小得可怜,一共就那么百十件东西;可在他们当地的小镇上大概是独一份了,因此自我感觉极其良好,好象自己就是天下最重要的retailer了,动不动就打电话进来抱怨,大有“你要是耽误了我的生意我们全镇的人都饶不了你”的架势。一次T为了些别的什么事正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又打电话进来。T和他们周旋了几句,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冲着电话大喊:“You know what? I don’t care about your little purple vacuum …”一时间举座皆惊,继而哄堂大笑。从此这句话就成了他的标志。 同事M:There are only three things that can make me [...]

Read Full Post »

记我的同事们(一)

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公司了。想想三年多前刚加入这个公司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这三年里公司起起落落,有excitement,也有frustration;但很高兴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趁我还没把他们忘记,一一记录下来吧。 同事U:Anything that didn’t kill you will make you stronger 我刚进公司时U是我们公司的VP of Engineering。记得第一次见他是在orientation上。他上台后很快地介绍了公司系统的architecture,然后就匆匆离开了。从头到位言简意赅,脸上全无一丝笑容。当时就心想这位恐怕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很快我的猜想就得到了证实。公司重组,他成了我们的直接manager,尽管title还是VP。他果然是个追根问底的人。谈起问题来,不管是技术上的还是管理运作上的,往往会把对方问得哑口无言,丝毫不留面子。而我那半年正好在做一个很tough的project,有时候难免被他搞得很stressful,也时不时会抱怨他一下。但时间长了,我们渐渐发现他确实能get things done,组的几个projects也都管理得井井有条;我们慢慢地开始习惯这个新老板了。后来接触多了,发现他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他从小随父母在南非长大,据说经常能看到一群群长颈鹿在草原上奔驰的情景;酷爱旅游,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登上过海拔7000多米的高山;还曾是他们国家的射箭冠军。他对曾经一起工作过的人也很关心。去年有一次我差点就去了另一个公司。U当时已经在eBay工作,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记得那一天他正好在我们这里办事,听说我要走,立刻把我拉到一个office,问“I heard you are leaving us!?”我其实那时候已经决定不走了,就告诉他说“I just decided to stay”;没想到他立刻就很兴奋地上来给了我一个hug。我又告诉他我为什么想走,为什么又决定留下。他听了之后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Anything that didn’t kill you will make you stronger”。 但他不苟言笑的性格始终是他career上的障碍。不但他的手下不时有些微词,他的peers意见也很大。尽管他代理Head of Engineering and Operations好几个月,但公司还是没有promote他,而是招了一个那种口若悬河,高高在上的人。他显然和这人处不来,就去eBay带了个team做research。后来他们的research project被砍了,他的team也解散了。渐渐地,我们很少有他的消息。只是听说因为绿卡的关系,他也不能离开eBay,于是就零零散散地做些边边角角的活儿。这让我有些惋惜,觉得一个挺优秀的人才被埋没了。前些天去一个同事的party,他也去了。人还是那样,但稍稍有些发福。和他飞快地聊了几句,发现他并不是很愿意谈自己现在在干些什么,或许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窘况吧--毕竟他曾是我们的VP。我不禁又想起他对我说过的那句话。或许,现在是他说给他自己的时候了。 同事S: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day is over … S是我们组的product manager,所以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很多。他7年前就加入了这个公司,先后在很多职位上都干过:HR,sales,直到最后作了product manager。对他最初的印象是觉得这个人很有business sense。公司里有个email list,是大家讨论公司运营情况,市场调查结果的地方;他经常在上面长篇大论地发表一些意见。记得有一次大家说起如何在search engine上买keywords最有效。大多数人都在讨论怎样以尽量少的钱去买最popular的keywords,而他跳出来说其实买一些生僻的keywords可能也很有效--因为买这些生僻词的人少,所以花很低的价钱就可以排位很高;而一旦有用户搜索这些生僻词,买的广告就能出来,这样效率就很高。最终那次争论的结果我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他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另外,大概是因为作过sales的原因吧,他对付客户很有一套。我们组是和online merchant直接打交道的,有时候难免会有不满的merchant打电话进来抱怨--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到我们这些engineer的号码的。而这时S就会挺身而出,让我们把电话转给他。记得有一次holiday season前我们公司全面涨价,一时间抱怨的email满天飞。更有一个merchant打电话进来痛斥我们immoral(不道德)。我们是哭笑不得。公司涨价是黑了点,可和我们engineer有什么关系啊。S于是发了长长一封email回去给那个merchant,仔细分析了他的得失,结论好象是“我们的价钱够便宜了,你一个人的小小online store,一年销售额好几千万,就知足吧。”之后那个merchant再也没来啰嗦。 [...]

Read Full Post »

人不可貌相

中午在公司吃饭,正好和一个同事坐一个桌子,就闲聊起来。 这个同事进公司不太久,也就半年的样子吧。和我不在一个组,所以不是很熟。只知道他是从德国来的,中等个(在德国一定算矮的了,:-) ),平时总是穿件衬衣;虽然不扎领带,但在我们这个衣着随便的公司里还是显得与众不同;带一副细细的金边眼镜,说起话来总是慢声细语的,一看就是个文质彬彬的nice人。 闲聊了一阵,他说起他也是个sailor--这不奇怪,在湾区这个地方很多人都有艘小船,没事时开到San Franciso Bay里畅游一番。我就问他最近出过海没有。他说最近太忙,没时间跑太远,只在近海转转。我有些奇怪,就问他最远驾船到过什么地方。他咽下一口饭说,“Hawaii”。我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吐出来。自己驾船去夏威夷?再看看他,不象开玩笑的样子。忙问他详情,才知道他有一艘大约20米长的大船,去夏威夷时有六个人同行。船上有GPS,淡水发生器,卫星电话等等设备。跑一趟夏威夷单程要10到15天,船上要带足食品,但动力全靠风力,只有一点点备用柴油供应急之用。他还参加过帆船比赛,也去过近一点的墨西哥。 人不可貌相啊…

Read Full Post »

辞职

上个星期四我们组又有一个同事辞职了。说“又”是因为最近辞职的实在太多,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收到Farewell email。但这个同事有些不同。 他是大概一年半以前进公司的。我还记得那一天我出去吃午饭,他刚Interview完,正好在电梯口碰到。随便聊了几句,他说话声音很低,有些腼腆的样子。后来问起其他人的意见,都说技术上没问题,但是不很passionate。最终还是给了offer。现在一起共事了这么一年半,我不得不说,he is one of the best — if not THE best — software engineer I ever worked with。他对新技术知道的非常多,做事思路也很清楚。和他讨论问题,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他文档尤其写的详细,几乎是把他的大脑都记下来了--这对于我们这些接手他的projects的人来说,真是莫大的福音。他人很nice,也很会玩。几乎每两个周末就要去Lake Tahoe玩雪地滑板(snow boarding)--他说滑雪已经太没意思了。他也很喜欢各种新出品的电子产品,IPod, bluetooth wireless headsets, …,他都会搞一个来玩。不过他连网上购物都透着与众不同--他会花时间去搞清楚Amazon URL里每个参数都是什么意思,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再构造一个--这样要比在Amazon的网站上直search要有效得多。只不过也许是东亚人的本性吧,他话总是不多,有些 reserved。所以在公司里的朋友也不是很多。他对business不是很关心,只是喜欢作技术。但公司前几个月的重组搞得到处乱七八糟,也没有象样的 project可做。他终于觉得无聊了,于是决定离开去一家startup。 大约两个月前我们组还走过另外一个人。 也是一个很出色的software engineer。他是Harvard生物系的Ph.D,毕业后在一家大的制药公司作科学计算,后来转行做软件的。最初知道这经历,我还以为他和大多数趟这趟浑水的人一样,想趁着dot com boom,挣些quick money;后来了解这人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回事儿--因为他当年是take 了50% pay cut 才进入这个行当的。一个有家有口有房子的人,不惜工资减半,放弃名牌大学的Ph.D去转行,我相信还是要有些决心的。后来和他聊起这事儿,他说从来没后悔过--即使当年被laid off 的时候;因为这个行业新东西多,总是有的可学。这一点是我们公司所有认识他的人公认的。因为转行的缘故,他比我们要大十岁左右。但是只要闲下来,他就会到网上找些技术文章来读,乐此不疲。他买了个IPod,但从来不用来听音乐;而是从MIT,Stanford等学校的网站下载一些计算机类的课来听--还因此吃过一张罚单,因为加州法律规定开车时不能两耳都带耳塞。他自我解嘲说“就算是听课费了”。可是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因为技术上不行才这么努力的。他是大家公认公司里最好的developer之一。当时我们坐邻座,又因为同样文化背景的缘故,自然就更close一些。记得他临走前感叹说“this company is falling apart”。真是此言不虚啊。 组里一下子走了这么两个顶梁柱,老板都有些诚惶诚恐了。一天几遍过来问我们“what can I do for you?”其他组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其实想想真是何苦呢。当初公司重组时又何尝想过,问过这些基层employee的感受,意见。如今牛人都走了,再招又谈何容易。但这似乎是个不可抗拒的规律。公司一旦变大,个人就成了可有可无的棋子。你的喜怒哀乐都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一个个具体的business goal。日子也开始变得无聊乏味。有时候想起几年前,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很难想象那么多有趣的人,事,会在短短的两年里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知在哪里能找到既成功,又fun的公司。或者,那只是我的dream job?

Read Full Post »